第一章 四肢发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粉小黛字数:3289更新时间:21/08/02 14:22:55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蒲玲跟着黄经理学习省内几条旅游线的运作方式。她不愧是极其聪慧之人,很快就把黄经理在行内摸爬滚打十余年摸索出的那点道道搞得清清楚楚。特别是通过陈刚的牵线搭桥,她与中海油海城分公司及中石油海城分公司建立了联系,促成红帆旅游公司与两单位签订了长期协办会议合同,让她在公司一下就火了起来。

    这两个项目的敲定,对公司业务的拓展至关重要。协办会议看似简单,其实内涵极为丰富。中海油海、中石油这两家分公司因业务原因,高端会议较多。而央企这些年大搞减人增效,两家公司机关人员严重不足,大量工作都需要依靠社会力量,办会就是其中之一。协办会议涉及内容很广泛,利润点也较多。比如,参会人员接送,会议期间用车等都会租车,这就盘活了公司的固定资产。另外,会议代表的餐饮住宿也是块肥肉。旅游公司与各大宾馆饭店均有长期合作,能享受最低折扣,办会从中吃个差价,利润还是很丰厚的。至于租赁会议室或音响设备等七七八八的收入也不可细算。当然,办会的服务费是名正言顺的收入,按人头算也是相当可观的。

    蒲玲这次算是给公司立了一大功。本来青树旅游公司和这两家公司有着近十年的合作关系,“红帆”根本插不进去。幸运的是,蒲玲及时捕捉到这两家公司主管领导同时更换的信息,而陈刚恰好有这方面关系,便促成了蒲玲对其新上任领导的逐一拜访。蒲玲不是个能言善辩之人,但不知为何,她往人前一站,总有一股气势,让人在面对她时会产生几分顾忌。若再交谈几句,她极强的逻辑性,办事的认真劲儿就会很容易赢得对方的好感。所以,她在没请对方吃一顿饭,没开支一分钱的公关费的情况下,将两个公司的相关业务从“青树”手里给夺了过来也就不足为奇了。但这件事却在公司上下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就连公司的几位副总对蒲玲也称赞有加。其实,这个项目虽然是蒲玲牵的线,但后续大量工作还是林部长亲自出马搞定的,可在向公司汇报时,她还是将主要功劳算在了蒲玲身上,这让蒲玲对她的为人有了好感。

    “蒲玲,今天下午红帆集团公司要召开职代会,董事长也要出席。金总特别交代让你代表业绩最佳员工在会上发言,你好好准备一下。这天上午,蒲玲刚进办公室,林部长就当着部里同事的面对蒲玲说。语调里已没了往里的生硬和尖利。

    “哦,大家不要阴阳怪气的,蒲玲的业绩也惠及了我们大家。金总给我们部记了集体二等功,每人奖励奖金3000元。看看,功劳是人家蒲玲的,奖金还大家一样,你们再牙坚实怪的我就要骂人了。”林部长转身对挤在一团嘀嘀咕咕的女同事们大声吆喝着。

    “哦!金总万岁!蒲玲谢了。”像变戏法似地,大家忽然欢呼起来,刚才的绿眉绿脸转眼就变成了盈盈笑脸。

    “人家蒲玲千辛万苦拿到合同,怎么和我们拿一样的奖金呢?林部长,这样不好吧,她怎么也得多拿个几百块吧?”听到这些,蒲玲一下就释然了。她生来对钱就没什么概念,反正从没缺过,但却最怕被人惦记,招人妒嫉。今天金浪恰到好处的帮她解决了这道难题,让她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下午的会如期举行,当蒲玲跟随综合部的大队人马走进一楼会议大厅时,一下就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这里如过节般热闹,到处插着彩旗,挂着励志标语。员工入场式很有喜感,各部门均由负责人带队踏着正步进入。大家一踏上会场的红地毯,乐队就一阵敲锣打鼓,让人仿佛穿越回五六十年代。这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场面,竟被作古正经的搬到了 “红帆”这样的国际化大公司里,真是让蒲玲差点惊掉下巴。

    会议两点召开,公司总部和几个分公司的员工在一点五十分全部入场完毕。会场里每个座位上都贴有名字,包括保洁员、保安在内的全体员工都有自己的座位。大家均身穿上白下蓝的正装,显得非常正式。

    趁公司领导还未入场,各分公司的员工们展开了激烈的拉歌赛。歌声此起彼伏,亢奋的情绪和激昂的精气神在不知不觉之中竟感染了蒲玲。这种场面她以前从未见过,感觉既兴奋又鼓劲儿。

    “这叫公司文化!没有文化的公司是没有灵魂的公司!这句话是金总说的。”杨霞语气里充满了自豪和骄傲。

    忽然,会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金浪和一位头发闪着银光的老人以及公司财务老总徐进一起阔步走进会场。

    全体员工自发起立,热烈而整齐的鼓起掌来。掌声一直持续到他们在主席台上落座。

    不用问,老者肯定是金浪的父亲——董事长金珀秋。他五官长得圆圆乎乎的,看着没金浪那么俊朗,但却比金浪更显威严。

    穿着白衬衣,系着红领带的金浪,坐在主席台上显得严肃而庄重。此刻的他,怎么看也和一脸坏笑的人不搭界。

    会议由林部长主持。共有五项议程:第一项,由徐进做公司年度财务报告;第二项,由林部长做公司年度工作报告;第三项,业绩最佳员工代表发言;第四项,会议表彰;第五项,董事长讲话。

    在业绩最佳员工代表发言中,包括蒲玲在内的四名员工做了经验交流发言。单亲女员工秦琴的发言,让包括保洁大姐在内的许多女员工都感动得落下了眼泪。会议表彰,由林部长宣读表彰决定,然后,随着欢快的乐曲响起,木朵带领礼仪队豪迈入场。姑娘们身穿旗袍,手捧鲜花和奖牌、奖状有序的上台,将鲜花和奖牌、奖状一一递到金珀秋、金浪、徐进手里,由他们为立功的部门和个人颁发奖牌、奖状。披红戴花的获奖人员分三批上台领奖,每一轮颁奖完毕,台下都会爆发出整齐而热烈的掌声。领奖的人员也会将奖牌或奖状高高举起,直到闪光灯停止闪烁。

    蒲玲静静坐在台下,紧张得手心直冒汗。还好,最后一批立功个人名单也没念到她,她终于长长舒了口气。她暗自庆幸自己不在立功人员的行列里,她不敢想象自己披着绶带,戴着红花出现在台上的样子该有多滑稽。若真有那场面,她一定会闹出笑场风波来。再说了,自己初来乍到的,一旦被授予太多荣誉,恐怕今后在部里就不好混了。此刻,蒲玲心中再次涌起了对金浪的感激。

    会议的最后一项议程,由金珀秋代表红帆集团公司董事会,对公司下一步工作提出几点要求和希望。

    这个会议虽然有点像五六十年代的产物,但看着员工们群情激昂的样子,蒲玲又不得不心生佩服。想必这在凝聚人心方面确实发挥了很好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