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三节金麟救了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粉小黛字数:121更新时间:21/08/04 11:54:29
    苏会康曾经这么评价自己的独子,“心智不坚,许为鬼手良才,逢大难却未必可堪大用。”

    苏百川一直为父亲的这番评语耿耿于怀,他心里不服,却从来没有放弃过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让父亲改观。可直到他学业大成,娶妻生子,父亲对他依旧是严苛且冷淡的,经常挂在嘴边的不是和其他人一样的赞扬,而是失望道:“心不够沉,意气浮躁,以后怕是会酿成大祸。”

    苏百川后来就对此报以哂笑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他要做什么样的人,他又会做什么样的人,只要他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不需要一定跟谁锱铢必较的一直争辩。

    直到女儿出生。

    苏卿的出生,改变了整个苏家凝固的气氛,这个经历了太多磨难的家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欢声笑语过了。总是皱着眉头一脸严苛的苏会康被她的小手抓的胡子一把一把的掉,苏会康想发火,小娃娃咧着没牙的嘴,讨好的一笑,吧唧一口就亲了上去。

    苏会康就绷不住那一脸的严肃了,软软的小手抱着他的脖子,口里咿咿呀呀的叫着“蟹蟹,蟹蟹。”

    苏会康忍不住纠正,“是爷爷,不是蟹蟹。”

    小娃娃一脸懵逼,嘴巴纠结的张开闭上,好一会儿还是“蟹蟹,蟹蟹”的叫。对子孙要求严格的苏会康再想纠正,小娃娃就委屈的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苏会康整个心都要化了,忙把胡子递到乖孙女儿的手里,“小卿不哭不哭,爷爷不说你了。”

    小娃娃破涕而笑,乖巧的帮爷爷捋着花白的胡子,“蟹蟹,亲亲。”

    苏百川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后来有一天苏会康深夜把苏百川叫到了书房,“鬼手苏家树大招风,我有时候也在想,我们这样的技艺是不是本就不该存在于世上…小卿是个女孩,我不忍心将来她也要因此遭受颠沛流离,你看我们要不要从至交好友里挑选一名弟子?或者你再收养个男孩子,小卿就让她…好好的过完自己的一生吧。”

    苏百川简直不相信这是从苏会康嘴里说出的话,鬼手家族百年家训,家族技艺只可传本家之人,信守教条如苏老爷子,竟然会说出传授外人这样的话?

    后来苏会康竟然真的把盛烨接到了苏家,苏会康指着苏卿,对盛烨严肃道:“你破格入我鬼手家族,但以后要以她为尊,把她当做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来守护,你做得到吗?”

    小盛烨懵懵懂懂,还没说话,苏卿却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她牵住小男孩的手,胖嘟嘟的小脸上认真极了,“保副(保护),我保副(保护)。”

    苏会康被逗得大笑,“看我这个傻囡囡呦。”

    谁也没有想到,苏卿的天分会这么高,她像是天生就对鬼手的技艺有着本能的敏锐点,不过是看了两眼,盛烨要用半年才能学会的东西,她即刻就能模仿出来。

    “笨笨。”她总是洋洋得意的对着盛烨嘲笑。

    苏会康的笑容开始一天天变少,苏百川也逐渐沉默下来。

    之后有一天,苏会康把苏卿叫到了身边,他搂着她小小的肩膀哄她,“小卿每天好好玩不好吗?不要跟着盛烨哥哥学东西了好不好?”

    小女孩眨着眼,“可我想跟爷爷和爸爸一样厉害啊,他会的我都会,他不会的我也已经会了,爷爷是嫌我笨吗?”

    苏会康的眼神变得很忧伤,“我想你过的开心幸福啊。”

    小女孩咯咯笑着抱住了越发苍老的爷爷,“我好幸福的!”

    盛烨就被送了回去。

    苏会康对苏卿也开始变得严格起来,可却没有对苏百川时的那么多苛责了,因为她实在是学的太快了,天纵奇才也不足以形容她的天分和进步速度。

    老爷子弥留之际,眼含热泪攥住苏卿的手,“小卿要好好的,好好的啊。”

    苏卿大哭,点着头,“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苏家的,我会保护好鬼手的技艺和传承的。”

    老爷子最后看了苏百川一眼,“护好小卿。”

    苏百川满脸倔强,却含着泪哽咽道:“当然,她可是我的女儿。”

    苏会康过世后,突然有很多的人开始追查鬼手苏家的人,苏百川一日比一日应对的艰难,他开始不明白,当初父亲是怎么自如的把各方势力挡回去,又是怎么不动声色的将一大家子人藏匿的谁都找不到的呢?

    直到有一天,局势太过艰难,苏百川进退维谷,终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父亲小看了他一辈子,说他不堪大用,说他会给鬼手苏家带来祸患,可他却从来不曾有过一丝的懦弱,也从来没有懈怠过一分一秒,他穷极一生,都不会让那些可怕的定论和预言发生。

    苏百川给苏卿安排好退路,就诈死离开了。

    这样就不会给小卿招来祸事了,没有他这个树大招风的存在,有家大业大的祁家,有爱小卿如命的少年,小卿也能安稳的过完自己的一生了。

    苏百川把对大女儿所有的思念和愧疚,都投射在了苏敏的身上,他近乎溺爱的教导着苏敏,不断的在苏敏面前提着她有一个优秀到让他骄傲的姐姐。

    “等你见了她,你也会喜欢上她的。”苏百川一遍又一遍的这样说。

    苏敏总是问,“那姐姐会喜欢我吗?我们什么时候能去找她呢?”

    苏百川就开始沉默。

    “再等等。”他如是说,“小卿一直都想要个弟弟妹妹,所以…她也会很喜欢你的。”

    苏敏又问,“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苏百川满心的仓皇和茫然,是啊,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他的小卿过的好不好,他甚至不敢去打听。

    有一天苏百川正在做晚饭,那天是中秋节,团圆的日子,他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刚要开饭电话突然响了,苏敏笑嘻嘻的去接,然后她就不笑了。

    苏百川问她,“谁啊?说了什么?”

    苏敏一脸悲伤的看着爸爸,苏百川突然心口一悸,那一瞬间甚至感觉要握不住筷子。

    他们说,苏卿死了。

    苏百川愤怒悲痛的吼声持续了一整夜,整个房子里所有能搬得动的东西都被他砸了个粉碎,苏敏从来没见过爸爸这个样子,她吓得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苏百川的世界从此一片漆黑,他以为自己的下半生就将永远在这无边的炼狱里煎熬着过去了,上天却又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他一直以为自己才是那个饱受抉择痛苦,自己才是那个舍弃了一切付出了一切的人,直到他看到那双空寂平静的双眸,她笑着,却宛如哀嚎。那一刻,苏百川好像听到了一种名为‘痛苦’和‘心碎’的声音。

    苏百川这才知道,人世间原来不止一种炼狱。

    “心智不坚,许为鬼手良才,逢大难却未必可堪大用。”苏会康曾经如是道。

    经年之后,一语成箴。

    她说,“从今以后,一刀两断。”

    他做尽了所有的努力,可有些伤痕,再多的懊悔弥补也都已经于事无补了,伤害她最深的那个人,终于还是成了他。直到死的那天,苏百川都不会忘了,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刽子手。

    “爸爸,爸爸,你不举高高我就找爷爷告状啦!”

    小女孩骑在他脖子上,乐不可支的大笑着,满脸的幸福依恋。

    苏敏问,“总归是一家人,她真的要恨你一辈子吗?”

    “她不恨我。”

    她只是,再也不允许她的世界里再有他这么一个人了。 166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