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咄咄怪事哉237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粉小黛字数:1342更新时间:21/08/06 10:08:53
    王大都统偷偷的朝傅二疯狂的眨巴了几下眼睛,转头又对都统夫人一脸正经道:“锦儿就是被召进宫了。”

    王伯伯眨眼睛是什么意思,傅二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王锦姝没丢就成。

    都统夫人不信,起身去拉傅二:“孩子你先起来,你对伯母说,锦儿怎么了?”

    傅二打着腹稿,同时又琢磨着既然王锦姝没丢,他还有必要说出实情么?

    傅二悄咪咪的去瞅王大都统,只见王大都统又朝他疯狂眨眼,额……傅二默默低下头,王伯伯的眼睛这么眨不累吗?

    “那个……今天……”傅二小心挑拣语言,尽量不刺激都统夫人脆弱的心脏,“我带王妹妹出去玩儿了……”

    “就你俩吗?!”都统夫人一听,忍不住惊叫,她的乖乖女儿跟男孩子出去,孤!男!寡!女!啊!

    傅二一下子咬住了嘴唇,不吭声了,王伯母太脆弱了啊!这她都接受不了了,那原来王妹妹干那些乌七八糟的事的时候,她是怎么挺过来的?!

    傅二又悄咪咪的看王大都统,只见王大都统正拧着眉,冲他摇头。傅二更是理不清楚状况了,啥意思,不让他说了?!

    都统夫人不干了,对傅二急切道:“你继续说,你带锦儿出去了,然后呢?”

    傅二观察都统夫人神色,想了想,一气呵成道:“然后就……就随便去马场骑了会儿马,然后她自己先回来了,我以为我把她弄丢了,所以来请罪,不过刚刚我知道了,她被若菡郡主叫到宫里了。”

    “骑马?怎么又去骑马?上次在练武场坠马的阴影还在呢……你这孩子真是的,你忘了锦儿坠马的事情了嘛,嘤嘤嘤……还有啊,你怎么能让锦儿一个人回家呢?她才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啊!她这么小,嘤嘤嘤……进宫去陪若菡郡主,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呢……现在宫里这么乱,太子病着,她万一……万一闯祸了……怎么办啊,嘤嘤嘤……”

    都统夫人越絮叨越伤心,越伤心越絮叨,最后成功把自己絮叨的泪流满面了。

    傅二张了张嘴巴,想劝,实在是插不上嘴啊,王伯母的絮叨神功也是忒厉害,他险些惊得下巴掉下来……

    王大都统冲傅二挥了挥手,示意他没啥事儿赶紧麻溜的回家。

    傅二这次心领神会,连忙脚底抹油,撤了。

    傅二人走了,院子里只剩下王大都统夫妇,王大都统才揽住夫人的肩,小声小气的安慰:“好了哦,不哭了哦,锦儿只是进宫和若菡郡主玩儿,能有什么事儿呢,她肯定是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回来咱们好好说她!”

    “你敢!”都统夫人抹了把眼泪,梗着脖子道,“你不许说锦儿。”

    王大都统笑嘻嘻道:“好好,我不说,不说她……”

    “哼……”都统夫人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王大都统默默陪着她,过了好一会儿,都统夫人才忽然出声儿:“演儿呢?这两天怎么也不见演儿?”

    王大都统默默呵呵了,他的娘子大人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儿子了,王演这家伙已经神出鬼没好几天了。

    要说原因,一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呵呵……王大都统没想到自己这个愣头青儿子也有恋爱的一天,终于开窍了啊这是,不过想想女孩儿是霍敬的女儿,他一时忧喜参半。

    王大都统同夫人说儿子正与霍家姑娘打得火热,前两日霍敬突然暴毙,霍夫人自缢未遂,霍家姑娘身心受创,正是王演趁虚而入的好时机……

    都统夫人听自家夫君说完,瞬间觉得霍家姑娘十分可怜,遇到那么个脑子不清楚的爹爹也就算了,她爹还莫名其妙的被打死了,母亲也是个不抗事儿的,哥哥还挺懦弱……

    都统夫人脸上满是同情之色,差点又要掉眼泪了……

    王大都统连忙安慰:“好了哦,不哭不哭,幸好她还有咱们演儿呢。”

    都统夫人默默点点头。

    傅二从都统府出来以后就去了霍家,这两天他快忙疯了,一边是丢了王锦姝,一边是霍家,不管怎么说,霍敬是他的表姑父,他去霍家帮忙是理所应当的事。

    傅二心想,霍晋羽看着一表人才的,没想到是个不顶事儿的,成天就知道跪在灵前默默流眼泪,什么事都不管,若不是他爹荣昌侯帮忙操办,霍敬这葬礼定然是办不下去的。

    天色已晚,王演陪霍依雯呆了一天,肚子早就饿的叽里咕噜乱叫了,他想,依雯这样不吃不喝也不行啊。

    自从霍敬被贬,府里下人走了多一半,现在霍敬暴毙,眼见着霍家倒了,下人们更是动起了心思,要么走了,要么懒得谁也支使不动。

    王演吩咐厨娘去做饭,等了老半天,才知道那厨娘根本没动弹,王演气坏了。

    最后还是荣昌侯家的下人们来了,才解决了吃饭这种最基本的问题……

    霍依雯心若死灰的跪在灵前,脸上呈一种病恹恹之态,仿佛再也没有什么事会掀起她心中的波澜。

    霍依雯与霍晋羽相比,可以是说成长历程相当不同,霍夫人说话总是温温柔柔和和气气,对女儿也是极尽宠爱。

    霍敬对女儿本就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所以也纵容些。霍依雯感受到的是无尽的父爱与母爱。

    霍晋羽却不同,父亲对他苛责,母亲也无可奈何。他总是觉得,自己能成功长大已经十分不易,能容忍父亲到今日更是不易。

    跪在灵前的霍晋羽回忆着霍敬这个父亲带给他的一切,打骂、侮辱、苛责、讽刺……他在他眼里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错的,唯一一件让霍敬满意的事,就是他杀了穆若兰……

    霍晋羽心中滋味万千,让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现在萦绕在他心中的,更多的是痛苦、伤感、委屈、后悔……

    今后他再如何又怎样,他父亲霍敬看不到了,他再也没有办法亲自在他眼前证明,他不是窝囊废了……

    霍家兄妹不眠不休的守在灵前,王演时不时的为霍依雯送去水和吃食,顺带着安慰几句。

    傅二悄悄的将王演从灵堂里拉出来,还未等王演挣脱,就低声飞快道:“你妹丢了,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