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光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溪畔浣花字数:3438更新时间:21/08/04 23:57:21
    “陛下圣明。”

    李斯拱手一拜道,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若要国强,必先富民。”

    “大秦每年因肉刑致残者不知凡几,废除肉刑,多以苦役代罚。”

    “如此以来,便能让犯罪之徒,接受应有的惩罚。”

    “有了罪徒罚为苦役,帝国徭役也能大大减少,让百姓更多忙于兴农以致富。”

    “李斯,大秦的律法需要改善,从大方向上做出改变。”

    “除叛国谋反大逆不道之罪,株连无辜之刑,是时候废黜了。”

    “帝国的法律应当更加人性,更加善民,而非苛责无度,有过必究。”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看着有些失落的李斯,嬴政意味深长道。

    “陛下放心,臣明白了。”

    “臣立刻安排各部,组织干吏,将帝国律法从里到外全部重新推到,再酌情进行整改不当之处。”

    李斯心中忐忑不已,神色却恭敬无比,严肃道。

    陛下这是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了吗?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去吧!朕相信你,能够出色的完成,重订律法。”

    嬴政莞尔一笑道。

    “臣,告退。”

    李斯再次拱了拱手,然后便焦急的离开了。

    望着李斯离去的背影,嬴政脸上的笑意,逐渐冷了下来。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当务之急是先安抚民心,将大秦帝国上下内外皆拧成一根绳,如此才能一致对外。

    自己从没想过要彻底消灭权贵,因为这永远是一个伪命题。

    再者,自己也是权贵的一员,还是整个天下最大的权贵受益者。

    自己怎么可能想要推翻自己的权威?

    嬴政渐渐梳理脑海之中的思绪,权贵消灭了又如何?

    要不了多久,又会形成新一批权贵。

    面孔会变,权利却是永恒不变的。

    自己要做的,就是将权利紧紧握在手中。

    而那些所谓的权贵也好,权臣也罢,都是为自己服务的工具罢了。

    予给予夺,皆在帝心。

    所以自己要消灭的并非是什么权贵,而是要消灭异心。

    无论是谁,敢挡朕之路,那唯有死路一条。

    信奉朕者,方得善终。

    看似平静的天下,实则暗流涌动,心怀鬼胎者多如过江之鲫。

    这其中大多数都是墙头草,见风使舵,闻风而动。

    是时候找个机会布局,清除异己,将朝野上下的蛀虫都给挖出来。

    即便挖不出来的,那也要让他们瑟瑟发抖,心惊胆寒,至此不敢再心怀异心。

    过了岁首,自己执政已经二十九年了,根据记忆中,也就是这一年,自己巡狩天下,途经博浪沙遇刺。

    自己的行程,知道的人并不多,张良能够事先埋伏自己,若非是歪打正着,那便是有人沆瀣一气。

    是希望自己早点死吗?

    嬴政眼神闪烁着骇然的寒芒,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机。

    想要朕死?

    那朕就先让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陛下,蒙恬将军求见。”

    就在嬴政思绪万千的时候,赵忠又走了进来,拱手拜道。

    嬴政被拉回思绪,眼神依旧冰寒刺骨,让赵忠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宣。”

    撇开心头的杂念,嬴政的眼神渐渐恢复如常,宛如深渊一般,深邃而不可琢磨。

    没过多久,一身戎装的蒙恬,器宇轩昂的走了进来,对着嬴政拱手一拜道:“拜见陛下。”

    “咦?今天吹的是什么风,竟然把朕的蒙大将军都给吹来了?”

    嬴政笑盈盈的看着蒙恬,语气之中充满了调侃意味。

    “陛下,三年前你让臣从军中抽调精锐之士,组建铁军,臣幸不辱命,特来向陛下复命。”

    蒙恬可不敢像嬴政那般随意,而是恭恭敬敬道。

    虽然与陛下私交甚好,更是深得陛下宠信,可蒙恬深知君臣有别,不可逾越。

    “喔?这么快?”

    “辛苦蒙卿了,朕心甚慰。”

    嬴政有些惊讶,只是很快就恢复如常道。

    “十万精通马术的铁骑,五万车骑,十五万步军精甲,共计三十万。”

    “每五千甲设一曲,每一万甲设一部。一曲一军侯,一部一校尉,共计三十部。”

    “三年苦练整编,军队士气如虹,三军将士无不翘首以盼,期望建功立业,为陛下分忧解难。”

    “铁军已成,然番号未定,此次前来,特请陛下赐名。”

    蒙恬语气充满了喜悦之情,对着嬴政眉开眼笑道。

    “当年令你组建这只军队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为了北上,驱逐胡狄。”

    “就叫北方军团吧!”

    嬴政略微沉吟一下,就直接定调道。

    “谢陛下赐名。”

    蒙恬拱手一拜谢恩,然后又接着道:“不知陛下准备何时对北方胡狄用兵?”

    看蒙恬一脸饥渴难耐的样子,嬴政就有些哭笑不得。

    几十年了,这蒙恬还是一点没变。

    只要有仗打,就兴奋的不得了。

    妥妥是一个战争狂人!

    “通往北方的驰道还没有竣工,按照工程进展,差不多还需要几年。”

    嬴政何尝不想早点把河套从匈奴手中多回来?

    只是驰道没有修建完工,三十万精甲北上,并不难。

    难就在难在为这几十万人供应天文数字的物资补给,若没有驰道,仅靠如今的羊肠小道,泥泞之路,无疑比登天还难。

    三十万军队,若是没有驰道,直道,轨道运输补给。

    仅靠人力运输的话,至少要二三百万民夫运输,这个数字,足以拖垮任何强大的国家。

    大秦也不例外!

    就像南征五十万之师,若非修有驰道,轨道,直道以及灵渠,仅靠人力运输,就能活生生的拖死大秦帝国。

    但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省时省力的工程,所以仅仅只需要近百万徭役,就能够维持前线五十万之师作战。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想要彻底击溃匈奴,必须要有完善优良的道路,用来运输补给。

    虽然之前已经下令各地工程全部停止,所有徭役皆遣散回家。

    可这并不包括那些罪徒,犯了罪,当然要接受惩罚,否则国法之威何存?

    自己把修皇陵,修阿房宫的七十万刑徒,全部派到北方去修驰道,轨道,直道去了。

    修通运输线之日,就是大秦帝国对北方用兵之时。

    “陛下,运输线必须畅通,否则就算能够击败胡狄,也无法在北方长期立足,威慑胡狄。”

    蒙恬当然明白陛下话中之意,物资补给线,至关重要,甚至是决定一场战争胜利与否的关键所在。

    “之前修北方路段的徭役只有二三十万,如今朕派了七十万刑徒,日夜轮班修筑。”

    “长则一年,短则半年,北方的运输线必将彻底打通,届时就是蒙卿建立万世不朽功勋之日。”

    嬴政剑眉一挑,豪气冲天道。

    “陛下……出大事了,八百里边关急报。”

    突然,赵忠慌乱无比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边急奔,一边高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