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万灵宝血(下)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溪畔浣花字数:2481更新时间:21/08/06 10:10:21
    王锦姝不着痕迹地躲得飞快,扭身顺势朝远处一个宫女喊道:“香儿姐姐,香儿姐姐!”又回身对撷芳笑道,“撷芳姐姐,那个是我同乡,进宫好几年了,我去同她说说话。”

    撷芳想,她还以为王锦姝察觉到她偷袭了呢,原来是遇到同乡了。撷芳握着针的手悄悄缩了回去,挤出一丝笑容道:“你去吧。”

    王锦姝连忙追上那婢女,还不住的喊香儿。

    那被喊香儿的婢女手托着盘子一脸懵的看着王锦姝。

    王锦姝努力唤起她的回忆的样子,道:“香儿你忘了,我是琳儿啊,你进宫前我们常在一处玩儿的。”

    “香儿”迟疑道:“你……你认错认了吧?”

    王锦姝连忙道:“你再好好想想?”

    “香儿”摇头表示想不起来。

    已经有诸侯王爷从宝和殿里出来了,宴席要散。

    王锦姝偷偷朝撷芳她们望去,只见她们像是得了什么指令似的,纷纷离开。

    王锦姝道:“香儿我先有事,别的时候聊啊!”

    “香儿”呆呆的看着王锦姝风也似的跑走了。

    王锦姝隐在暗处追上撷芳,只见她们先是脱了舞衣只留黑色夜行衣,把舞衣扔在花池里,悄悄往宝和殿靠近。

    王锦姝想,现在是不是应该阻止一下她们呢,毕竟哪个身手都不错,她们潜入宝和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王妹妹!”

    远远的,低低的喊声,王锦姝以为自己幻听了。

    她回头望去,竟然真是傅二。

    只见他穿了一身禁军铠甲,藏在暗处正朝王锦姝挥手。

    王锦姝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人皮面具,还在啊,他怎么认出来的?

    “王妹妹,你先来!”

    王锦姝一脸疑惑,悄悄溜到傅二跟前。

    傅二一边将小弩递给她,一边道:“刚刚靖南王反了,跟闹着玩儿似的,那么点儿人手也好意思造反,他的靖南军刚摸进皇宫就被瓮中捉鳖了。现在你去解决那边那几个舞姬,我去那儿……”

    王锦姝点头,接过小弩就走了,时间紧急,有问题完事儿再问吧。

    王锦姝身手利落的跳进花池,本就知道舞姬藏在何处,又各个击破,对于她来说简直不能再简单。

    她和傅二同时弄清几个舞姬,又在花池旁相遇了。

    傅二笑嘻嘻往王锦姝跟前凑,手指忍不住要戳她的脸:“这人皮面具做的真是逼真啊,若不是二殿下让我看画像,我还真认不出你来。”

    王锦姝躲了躲,揭下人皮面具递给傅二,道:“想看就看个仔细吧。”

    傅二拿着人皮面具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王锦姝盯着宝和殿,听着里边的动静。

    既然傅二都觉得靖南王造反没什么大不了,想必里边萧霖业他们早就有所防备,不必担心。

    良久,忠鉴司的人押着浑身伤痕累累的靖南王和犹如丧家之犬的靖南王世子从宝和殿里出来了。

    在然后,没有然后了。

    王锦姝挺纳闷,皇后不是同靖南王勾结造反么?所以现在皇后人呢?

    宝和殿外气氛和谐的诡异,王锦姝十分好奇。

    “里边怎样了?”

    傅二以为她在同他说话,啊的反问了一声。

    王锦姝道:“靖南王造反,然后呢?”

    傅二看傻子似的看着王锦姝,道:“什么然后?刚刚靖南王不是已经被抓,真相大白了呗,从头到尾想害太子和安王的都是靖南王啊。”

    那皇后呢?王锦姝忍住没说,她想,大概傅二不知道皇后有谋反勾结之心,遂不再说话。

    这晚的结局就是王大都统让王锦姝悄悄换了忠鉴卫的衣服混出了宫,皇宫的事她没亲眼瞧见,也不清楚了,还有就是她没再见到萧霖业。

    回去路上,王锦姝忍不住问王大都统宝和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大都统说,宴会结束后,诸侯王爷纷纷离开,靖南王忽然留下说有新奇物件献给皇上。他说他寻得了《万里江山图》,《万里江山图》乃前朝绘画大家真迹,画是真画,也是好画。

    可惜,图穷匕见的手法忒没有创新,再加上皇上早就有所防备,王大都统和易容的萧霖业一左一右,靖南王连匕首都没拿起来就被当场摁住。

    皇后本来已经躲到一边,见此情景忽然跳到皇上身前,伸出手臂像个保护自家雏鸡的老母鸡,嘴里颤声儿喊道:“靖南王,你莫要伤害皇上!”

    王大都统留着后半句没说,皇后跳出来的时候,皇上以为皇后要行刺,吓得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没想到皇后上演了一出夫妇情深。

    皇后戏演得虽然假,可皇上表现的相当相信,当即对皇后面露感激之色。不知道这皇帝老儿非要留着这黑心皇后做什么。皇上现下如此姿态,别说皇后禁足的事不了了之,想必接下来的赏赐也不会少。

    靖南王自然不会蠢到只身犯险,他儿子萧雷恪也有所准备,包括跟随的几个属下刚要动手,就被忠鉴卫和乱入的霍晋羽制住了。

    “霍晋羽?”听到此处,王锦姝不禁有些懵,霍晋羽怎会混进宝和殿?还堂而皇之的抢功?

    王大都统点点头,说确实是霍晋羽。霍晋羽已净了身,现在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小羽子了。

    王锦姝听得瞠目结舌,这霍晋羽也是个狠人,为了往上爬,竟然断子绝孙的事都能做得出来,霍敬若是知道了会不会气的坟头冒起青烟?

    呵呵,可霍晋羽真是个眼力不行的,皇后这么天天作死,他也敢往上边靠。

    王锦姝从王大都统话里没听出皇上对皇后的怀疑,可是王爷勾结皇后造反,这么大的事儿,皇帝老儿不可能不让他的“守护神”王大都统知道。

    若王大都统不知道,不防备皇后,那皇帝老儿岂不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王锦姝想,王大都统肯定是不知道萧霖业早就对她坦白一切了,王大都统的用心她懂,无非就是她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父女俩坐着马车,一路从宫门口聊到家门口,最后王大都统深深地叹了口气,嘱咐女儿千万不要再对萧霖业泥足深陷了,他原话是这样的:“女儿啊,萧霖业这人不行啊!他若真是有心待你好,怎会让你潜入行宫冒充舞姬?多危险啊?是不是?好闺女,听阿爹的话,珍爱生命,远离萧霖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