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妙计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鬼谷仙师字数:1011更新时间:21/08/06 10:10:34
    甄淑嗤笑,道:“他刚来上京,你就这样说,看起来你挺了解他啊。”

    王锦姝道:“他并非刚来上京,之前我与二殿下一同查过一起杀人案,嫌疑人就是他。”

    “呵,你与二殿下……”甄淑冷笑一声,“听起来好亲密呢。”

    王锦姝默然。

    甄淑站起身,婷婷袅袅走到王锦姝跟前,脸上似笑非笑的:“说实话,你从我身边抢走了我的二殿下,我真是恨极了你。”

    “二殿下不是你的,若是你的,旁人是抢不走的。”

    甄淑笑的古怪,讥讽道:“这话还是骗你自己去吧,但愿你能长长久久的占有他的心。”

    甄淑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她转身的瞬间,眼里水汽氤氲。她对萧霖业是真心实意的,可他呢,只不过是利用她、玩弄了她一场。

    她还记得,当时萧霖业刚从南地回来时,三天两头往庆国公府里跑,她偶尔会在府里与他相遇,他脸上也总是带着笑的……

    甄淑本来不敢往那方面想,可是有一次宴会上玩儿打花靶的游戏,二殿下将赢得的彩头给了她,再加上父亲挑明了让她多与二殿下交往,她这才下定了决心。

    现在庆国公府于萧霖业无用了么?甄淑嘴角带着冷冷笑意,那王家于他更有用?且等着吧,王锦姝有伤心的那天。

    王锦姝站在楼上,看着甄淑远去的背影,总觉得她话中有话。

    王锦姝叫丁香进来,问道:“你曾跟我说过,有一次打花靶,二殿下将赢得的彩头送给了甄淑,可有这事?”

    丁香点头,道:“其实那时候二殿下同甄淑走的挺近的,之前参加宴会什么的,我们还总是瞧见两个人在一处说话呢。那次二殿下赢了个绣工精巧的香囊,送给了甄淑。不过后来过了没多久,二殿下好像对甄淑一下子冷淡了下来,我们都发现,二殿下都不怎么爱搭理她了。”

    “为什么啊?”

    丁香摇摇头:“具体原因不清楚,反正从那时候开始,二殿下就没再好好搭理过她。”

    之前对人家那么热情,后来又忽然冷淡下来。放在谁身上都会接受不了的吧。怪不得甄淑会说那样一句话……

    她从前只知他与甄淑有纠葛,却不知是他先招惹的甄淑。

    王锦姝心情低落,她自己也明白,若她不在意他,她是怨不起来、恼不起来的。

    丁香见姑娘神色不愉,料想到姑娘定是有些气二殿下之前的行为,连忙安慰道:“姑娘,别生气了,那些事都过去了,现在二殿下不是对您很上心么?”

    王锦姝掀了掀唇角,有些幽怨道:“他之前能那样对甄淑,将来难保不会这么对我。”

    丁香亦是有些不开心:“姑娘……”

    “不说他了,”王锦姝起身,笑道,“我本来打算提醒甄淑的,没想到却让她弄得我这样不开心,不想了,反正我对二殿下也不甚感兴趣。”

    丁香撇撇嘴,心下道,姑娘这明显的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正月十四。

    王演千盼万盼的霍依雯回来了。

    这么冷的天,王演能早早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去城门口接霍依雯,可见其真心。

    傅二、王锦姝陪王演在城门口几乎等了一个时辰,冷风呼啸,冻得他们直在原地又蹦又跳又是哈热气的。

    霍依雯从马车里钻出来时,王演跑过去忍住抱住她的冲动,伸手一下握住了她的手。

    随后,从马车里出来另一个俏生生的姑娘,正是定北王的小女儿秦雅若。

    秦雅若生的眉目如画,一张生动的面庞上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鼻梁坚挺,嘴唇盈亮亮的,粉嫩嫩的,都叫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傅二有些看呆了……

    霍依雯大大方方的介绍,五个人相互见礼,一起走在街上,好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傅二一路上都在偷偷的看秦雅若,她一身大红色衣袍,斗篷上纯白的狐毛衬得她肌肤若雪,她说话像黄鹂鸟一样悦耳动听,笑起来比打翻了蜜罐还要甜……

    王锦姝和丁香都发现了傅二的异常,忍不住相视而笑。

    一起骑过马,逛了街,吃过饭……三个女孩儿已经打成一片。

    霍依雯喊王锦姝一口一个“阿锦妹妹”,秦雅若也跟着喊“阿锦妹妹”。王锦姝有些哭笑不得,按理说她穆若兰可比这俩傻丫头大,只不过王锦姝要比她俩都小……

    几个人疯玩儿了一天,第二天就是上元佳节了。

    秦雅若先是进宫拜见了穆贵妃,傍晚时分才回来,这时,热闹的上元灯会开始了。

    一行五人一起逛灯会,一开始五个人在一处有说有笑,不多时,王演就拉着霍依雯去了别处。

    傅二频频朝秦雅若投去热烈的目光也被秦雅若全盘接收,傅二与秦雅若认识第二天,两个人就打得火热了……

    结果就成了他们四个两两约会,王锦姝落了单。

    王锦姝想,一个人就一个人吧,他们各自甜蜜,她也不好意思在旁边打扰……

    王锦姝带着丁香溜达,一路从东街北头走到了南头。丁香贪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俩人走散的。

    王锦姝手里拎着猜灯谜得来的六七个花灯,脸上带着同样是猜灯谜赢来的嫦娥面具,算是今晚最大的成就了。

    “呜呜呜……”

    热闹的灯会上忽然出现了不太和谐的声音——有小孩儿哭了。

    王锦姝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约摸四五岁的小姑娘正捂着眼睛哭,脚底下是被人踩坏的小兔子灯笼。

    小姑娘对面站着一高一矮两个男孩儿,大一点儿的正在安慰她:“小妹,你别哭了,你喜欢灯笼,哥哥再帮你猜灯谜赢一个便是。”

    “我不要别的,我就要我这个小兔子灯笼……呜呜……”

    小点儿的小男孩儿扬着脸叫道:“小兔子有什么好的,我的小脑虎才更厉害呢!”

    他想了想,又犹豫道:“……嗯……要不然我把小脑虎给你?”说着把自己手里的老虎灯笼扬了扬。

    女孩儿哭的更大声了:“不好!不好!我就要小兔子!”

    大点儿的男孩儿责备旁边的小个子道:“都说了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话,就是记不住,小妹哭的更难过了吧?都怪你。”

    小个子梗着脖子反驳:“我……我没乱说,小脑虎就是比小兔子厉害!她不要拉倒!”哼,小个子头一歪,反正也不想给她的!

    “呜呜呜……”

    男孩儿又劝:“小妹,别哭了哦,哥哥这就带你去赢一个新的回来。”

    “是啊,姐姐,哭是没有用的!”

    “呜呜呜!呜呜呜!”

    “不会说话就闭嘴!”

    “唔……”

    王锦姝站在不远处,听着孩子们的声音有些熟悉,刚要上前,就见一带着猪八戒面具,身披暗蓝色斗篷的男子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