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举手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鬼谷仙师字数:2280更新时间:21/08/06 18:40:01
    “陛下,末将手无实权,身在朝局,若不谨言慎行,恐怕早已粉身碎骨,死葬身之地了。”

    “恳求陛下明鉴,章邯待陛下如君若父,从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心。”

    章邯再次叩首一拜,声销人意,情真似海道。

    朕可没你这样的儿子……

    嬴政神色冷漠,心中不屑道。

    大秦帝国之所以会亡,胡亥与赵高功不可没。

    若非帝国内部瓦解,给了敌人可趁之机,否则就凭这些乱臣贼子,岂能成为气候?

    赵高已死,胡亥是自己的儿子,虽不忍动杀心,但也终生不会受到待见。

    任嚣赵佗仅次之,若非这两人断五关而拥兵自立为王,坐视中原大乱,只需引百越半数精锐北上勤王,剑指楚地,王离还能被群殴至死么?

    所以处死赵高之后,自己便准备将这两个为臣不忠的叛将调离南疆,前往西疆去与月氏人拼命。

    平定百越乃是屠睢之功,任嚣赵佗两人,不过是捡了屠睢战死的便宜。

    两人狼子虎心,丝毫不感念君恩,死有余辜。

    李斯贪恋权势,为虎作伥,终将自取恶果,自毙其身。

    君臣多年,要说一点情分都没有,那是自欺欺人。

    可自己已经给李斯很多次机会了,李斯始终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所以他越是在乎什么,自己就要把他在乎的一切,一点一点的给剥夺。

    章邯有功于秦,同样有过于秦。

    此人有才,但品性不端,所以六国之战后,论功行赏之时,自己只是给了他一个手无实权的闲差。

    事实证明自己并没有看错,此人眼中毫无忠义礼义廉耻信,为求私欲功名,不惜故技重施,卖了手下二十万将兵,换了一个空有虚名的秦王。

    原本想让他无声无息死在中南便是,对于这种小角色,自己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屠睢这个耿直的毛病始终没有改变,这次南下,章邯竟然还活着。

    不得不说他能够三番四次闯出必死之局,还算是有些本事。

    屠睢惜其才,不惜冒着丢掉皇恩的危险,也要救他一命。

    陈胜,吴广之流,更是不值一提,略施小计,全都死于非命了。

    有才若能为己所用,留之一命并无不可。

    无才之鸡肋,还是死了比较能让人放心。

    嬴政捋了捋思绪,然后望向章邯道:“你脑后长了根反骨,朕看你他日必反,所以只有你死了,朕才能放心。”

    听到陛下毫不掩饰自己的杀心,章邯一颗心跌入了谷底,脸色惨白,身体再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陛下,千万不要听信他人谗言,末将无罪啊!”

    章邯心中哇凉哇凉滴,自己脑后有根反骨吗?

    卧槽,自己是平头,明明一根凸出的骨头都没有,哪里来的什么见鬼的反骨?

    “哈!哈!”

    “你如此卑微行事,向来谨言慎行,哪里有什么人谗言?。”

    “其实就是朕想杀了你,随便找个借口给天下人听而已,不要想太多。”

    嬴政哑然失笑道,看着章邯,满脸玩味之色道。

    “……”章邯。

    要不要这么直接?

    章邯内心苦涩万分,匍匐在地上,心乱如麻。

    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办?

    就算他有万般理由洗清自己的嫌疑,可是陛下一心要致自己于死地,这天下谁能救的了自己?

    章邯万分绝望,莫非今日自己就要命丧于此吗?

    “哐当……”

    就在章邯胡思乱想之际,一柄锋利的匕首直接插在了距离章邯头顶,一掌距离的木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章邯瞄了一眼,这把匕首,还在左右摇晃着,惊骇万分。

    何意?

    要杀自己,没射中吗?

    “拔出匕首啊?”

    “杀了朕,也许你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今日必死无疑。”

    嬴政的声音充满了诱惑与怂恿道。

    章邯看着近在咫尺的匕首,咽了咽吐沫。

    弑君?

    开什么玩笑?

    这可是中军大帐,外面不知道有多少甲士守护?

    在看陛下神态自若的样子,章邯有理由怀疑,大帐四周早已埋伏好了弓弩手,只要自己敢有所异动,恐怕会立刻惨死当场。

    再者,就算自己弑君成功,对自己又有何益处?

    仍旧难逃一死,而且还会被夷三族。

    “陛下,末将纵万死,也绝无半分不臣之心。”

    “若陛下要末将死,末将不敢不死。”

    “只要陛下点头,无须陛下劳神,章邯愿意自绝当场,以谢皇恩。”

    章邯语声泪下,对着嬴政情真意切道。

    想了许久,章邯还是觉得以退为进,以表忠心,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至少能够转圜周旋一二。

    可事实总是出乎人的意料,嬴政露出惊奇之色,对着章邯道:“那你自绝吧!”

    章邯顿时如遭雷击,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啊!

    君心似海,君威难测,总以为自己能够猜透人心,可陛下何许人,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末将谨遵陛下圣喻。”

    章邯挺起身板,拱手一拜道。

    “快点吧!朕还等着用膳呢?”

    嬴政面无表情,催促道。

    章邯心中叹了一口气,自知再无回天之术,只能伸出颤颤巍巍的右手,抓住面前的匕首。

    鼓足了一生的勇气,章邯悲壮万分举起手中的匕首,大喊一声:“陛下万年,大秦万年。”

    然后他便双手用力抓紧匕首,对准自己的胸口,插了过去。

    “咚隆……”

    “咔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先是一阵厚重的响动声,紧接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章邯的匕首已经破开了披甲,插入了胸口之中。

    只是这个声音让他手中的力道,情不自禁的收起了几分,所以匕首只是刚刚插入皮肉之中。

    看着陛下不知何时已经趴在了木案上,玉砚台掉在了木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什么情况?

    “大胆逆贼,竟敢行刺陛下。”

    “护驾……”

    赵忠听到大帐中的声响,连忙跑了进来,看到陛下趴在了木案上,不知生死。

    脸色剧变,大吼一声道。

    很快一群甲士便哄涌而入,将章邯团团包围住了。

    章邯嘴巴张的老大,看着这一幕,感觉手脚冰凉。

    我特么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我只是在奉旨自绝,真的不管我的事……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