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考核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长街纵马字数:1973更新时间:21/08/04 00:52:08
    茫茫大草原之上……

    草原帝国王庭,东胡王与冒顿看着眼前出使秦国的使臣,脸色阴沉无比。

    “你说什么?”

    东胡王气的浑身发抖,仿佛听错了一般,看着使臣道。

    “大单于,秦皇嬴政,狂妄跋扈,丝毫不把大单于与草原帝国放在眼中。”

    “放出狂言,若是我们草原人不把公主嫁入秦国,就要封锁北疆,然后兵临大草原。”

    使臣添油加醋,不断描述出秦皇嬴政的残暴与嚣张。

    “混账……”

    “秦人欺吾太甚。”

    “该死的嬴政,草原人与你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东胡王怒发冲冠,感觉自己的肺都快爆炸了。

    一旁的冒顿十分淡定,看着东胡王的样子,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大单于息怒啊!”

    冒顿立刻上前劝阻道。

    “息怒?你让吾如何息怒?”

    东胡王看着冒顿,火冒三丈道:“还不都是你出的鬼主意,与秦人通商,搞的草原乌烟瘴气,现在好了,秦人封锁北疆,商贸断绝之后,没有秦人的粮食,你让那些大力种植棉花的部族喝西北风去吗?”

    “大单于,秦人有句话说得好,小不忍则乱大谋。”

    冒顿心中冷笑,若不是自己,你这蠢货早被秦人给灭了,还能蹦跶到今天吗?

    秦人通商草原,固然没安好心,可是草原人也是受益者,从中受益匪浅啊!

    这个蠢货什么都不懂,整天除了玩女人,就是发脾气,真是个废物。

    快了,再忍一段时间,这草原帝国就是我冒顿的了。

    且让你这个废物继续趾高气扬吧!

    “忍?你还有脸让吾忍?”

    “是不是嫁的不是你的女儿,所以你才这样说?”

    东胡王怒视冒顿,呵斥道。

    “这有何不可,为了大单于,为了草原帝国安稳繁荣,冒顿愿意让女儿嫁入秦国,并亲自出使大秦,与秦人谈判。”

    冒顿满脸赔笑之色,宛如一个天然的狗腿子,献媚道。

    “好,那吾便放心了,在王庭静待左贤王的佳音。”

    东胡王立刻转怒为喜,窝囊废,女人送给了自己,宝马也送给自己,好东西全都义无反顾的送给了自己。

    这一次又要献出自己的女儿,来替自己挡刀。

    反正丢人也是丢冒顿的人,东胡王自然不会反对。

    这种对自己没有半点损伤的好事,求都求不来,哪里能拒绝。

    这冒顿果然是一条忠心的好狗,处处为自己着想,甚好,甚好啊!

    “那臣就告退了,立刻动身前往咸阳与秦人谈判。”

    冒顿单手抱怀一拜,然后便离开了王庭大帐,只是转过身后,冒顿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二个月后……

    冒顿一路从草原来到了咸阳,给他的震撼是非常大的。

    尤其是咸阳的富裕,亭台楼阁随处可见,更是让冒顿感慨万千。

    与秦人相比,草原人过的实在太惨了。

    到了冬季,三个月的休牧时间,草原人过的更加艰难。

    许多人都会丧生于寒冷的冬季,越靠北方越是如此。

    这几年秦人的蜂窝煤,棉衣非常受草原人追捧,但也赚取了草原人不少钱财,可冒顿始终想不明白这秦人的皇帝到底想要什么?

    就连粮食也解禁,货于草原,让草原人再也不担心寒冷的冬季。

    这秦皇嬴政莫非真是爱民如子,连草原人都爱了?

    可虽然想不明白,但冒顿终究心中觉得有些不安,可具体哪里出了问题,他也找不到原因。

    在秦人的商贸之下,草原人口逐年增长,实力也越来越强。

    虽然还不如秦人,但早晚有一天,秦人的工艺,技术,都会被草原人学走。

    只是时间早晚问题,那些贪婪的商人,只要给出足够的代价,哪里有他们不敢贩卖之物?

    就算秦人明令禁止的武器,技术,工艺,他们也买到不少,虽然都是秦人淘汰的,可对草原人而言,却如获至宝。

    进入咸阳,一路上,许多秦人围观,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冒顿心中虽然不悦,不想被人当场猴子围观。

    可是他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

    所以一路上骑着骏马,他都尽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温和,带着淡淡的笑意,以示友好。

    在秦人的接引官吏的带领下,冒顿来到了巍峨壮丽的咸阳宫。

    看着十几丈高的咸阳宫阙,着实震撼了冒顿一把。

    早就听闻秦皇的离宫别苑雄伟壮观,乃人间神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嬴政正在平天殿内观阅奏章,赵忠走了进来,拱手一拜道:“陛下,草原使臣求见。”

    “先把他们晾在驿馆。”

    嬴政神色平淡,低着头,专注无比。

    赵忠楞了楞,露出迟疑之色,犹豫一会,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陛下,草原使臣正使乃匈奴王冒顿。”

    “喔?”

    嬴政抬起头,露出惊讶之色。

    冒顿吗?

    一直在找机会除掉这个暗藏祸心的家伙,可始终没有机会。

    这算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吗?

    赵忠被陛下的眼神吓的心中一颤,自己这是说错话了吗?

    “带过来吧!”

    嬴政突然改了口道。

    “是陛下。”

    赵忠哪里还敢再废话,连忙离开了平天殿。

    没过多久,赵忠便带着一名身穿草原胡服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

    “草原帝国使臣冒顿,见过大秦始皇帝陛下。”

    青年男子进来之后,看着金碧辉煌的宫殿,来不及感慨,连忙单手抱怀,对着嬴政微微欠身致意道。

    “赐座,岂能让客人站着。”

    “朕早就听闻了匈奴王冒顿的大名,今日一见,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嬴政神色平和,对着冒顿笑吟吟道。

    冒顿见几名内侍搬了一张背椅过来,坐下之后,心中不由沉思。

    这位始皇帝陛下似乎很关注自己啊?

    关注自己并不奇怪,可他更关注的不应该是东胡王那个傻子吗?

    “始皇帝陛下威震天下,德载九州,外臣对陛下也是钦慕已久,今日见驾,还真有点诚惶诚恐。”

    冒顿说着流利的雅言,对着嬴政恭敬无比道。

    “九州朕广施仁义,草原百姓的生活朕也是很关心的。”

    嬴政笑着道。

    关心你的九州天下就行了,草原人不需要你来操心。

    听着嬴政言外之意,冒顿心中有些不舒服,心中诽谤不已。

    “陛下乃仁义之君也,草原人承蒙陛下厚爱,顿再次相谢。”

    冒顿用中原礼节,对着嬴政拱了拱手道。

    “早晚都是一家人,何须言谢?”

    嬴政不以为然道。

    卧槽,要不要这么露骨?

    这秦皇政觊觎草原已久,看来自己并没有看错。

    联合东胡整顿整个北方草原的计策,自己并没有错。

    若非如此,只怕会被秦人逐个击破。

    ————

    “陛下,草原人与秦人一山之隔,乃兄弟之邦,愿两国友谊长存,万世同好。”

    冒顿不动声色,婉言指正了嬴政不恰当的用词。

    “不知使臣前来大秦所为何事啊?”

    嬴政露出疑问之色,看着冒顿道。

    “陛下,顿此次入秦乃是为了两国友好,结秦胡之好而来。”

    看着嬴政揣着明白装糊涂,冒顿只能直入话题道。

    “太好了,朕盼望这一日,盼了很久了。”

    嬴政大笑起来,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道。

    “????”冒顿。

    这么容易就答应下来了?

    原本他还以为会被百般刁难,此行也许并不会太顺利。

    他已经准备了足够的诚意,力求与秦人继续延续盟约,交好秦国。

    可是这自己准备的什么都没用上,秦皇就答应了?

    这实在太诡异了一点,莫非秦皇不是想借此向草原开战?

    毕竟草原不断壮大,早晚会成为秦国的心腹之患,若是自己也会断绝贸易往来,闭关封锁,打压草原。

    这始皇帝的行事实在让人捉摸不透,与自己预想的天差地别啊!

    “陛下此言当真?”

    冒顿当然乐意顺利缔结盟约,只是区区牺牲一个女人,这卖买实在太划算了。

    “君无戏言,岂能作假?”

    嬴政当即板起面孔,露出不快之色道。

    “外臣失礼,陛下勿怪。只是外臣实在太想看见两国犹像从前那般友好互助,所以失礼之处,陛下海涵。”

    “公主外臣已经带来了,不知何时能够入宫?”

    冒顿连忙谦卑无比,对着嬴政先是赔礼道歉,然后期盼的求问道。

    “什么公主?什么入宫?”

    嬴政宛如把大大的疑问写在了脸上,满头雾水道。

    这……

    冒顿当即傻眼了,说好的君无戏言呢?

    “陛下不是说要草原公主嫁入秦国,以结秦胡之好吗?”

    冒顿连忙问道。

    “哈!哈!哈!”

    “原来是说这个啊!朕那日只是被你们草原使臣气糊涂了,一时气恼之言当不得真。”

    “毕竟秦人的公主不能嫁入草原,那草原的公主自然也不能嫁入秦国了。”

    “否则两国友谊何存?秦国与草原本就是平等建交,泱泱大秦,岂会做出如此损人不利己之事?”

    嬴政大笑起来,一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样子。

    冒顿瞳孔瞪的老大,这位皇帝陛下到底要做什么?

    怎么自己听着这话,就这么虚伪呢?

    为什么自己就一点都不相信呢?

    阴谋,不知为何,冒顿心中涌出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萌生之后,就再也挥之不去。

    这位始皇帝陛下,应该是临时改变了注意,所以才会说出这般冠冕堂皇之言。

    可是他究竟要图谋什么?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