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浅汐的幸福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壹米嘀嗒字数:2155更新时间:21/08/07 10:57:58
    皇宫,勤政殿。

    当刘公公接下小公公递送的呈报一看,发现是江南的奏报,立马露出几分欣喜!因为益安王下江南多日,别说家书,连一封密报、奏报都未送达过,而陛下早已等得望眼欲穿!

    “陛下!”刘公公拿着呈报转身进殿,“江南的加急奏报!”

    皇帝从一堆文书中抬起头来,心想儿子总算来信了,但当他拿过奏报一看,却是脸色大变,厉声道:“提审袁啸!!!”

    “是!”刘公公得令后,行动迅速,立马安排人请来刑部尚书吴大人、宰相纪大人、殿阁大学士洪大人进行三司会审!

    奏报是姜彦送来的,他将江南所发生的一切都一一说明,包括有人模仿他笔迹一事,益安王与王妃失踪一事。同时,经过审讯,他还审出了市舶司一干人等的背后主谋,就是袁啸!

    是以,皇帝盛怒之下,将一切事务推后,立即提审袁啸!

    等待之际,皇帝耐不住焦急,来回踱步,忽而又想起什么,对刘公公吩咐道:“将这份奏报给太子送去。”

    “是!”

    明州,蔚国公府。

    齐运在大堂中来回踱步,如今,国公夫妇因受不住打击,双双病倒,便暂由他主持大局。左盼右盼许久后,总算看到有人回来了!

    “小玉公子?!”见到玉凌州一身污秽地出现在大门内,他喜出望外!立马迎上去!“可有受伤?陆九可算把你寻到了...”他望望来人的身后,竟是空空如也,“你没见到陆九吗?”

    玉凌州抹抹鼻子道:“没有...我没事,就是脏了些...姐姐一定担心坏了罢?”说着,他像犯错的孩子一般低头呢喃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齐运知道此等大事是瞒不住的,可他不想立刻说,便安抚着带小玉前去洗漱安睡,一切事务等休息好了再说!

    待他安顿好玉凌州再次回到大堂后,正巧看到肖韧与兰雪,拖着疲惫的身躯出现在蔚府门前!

    蔚府下人因为不认识两人,不让放行,齐运赶紧解说一番,将人带进府内。

    “如何?”

    肖韧与兰雪喝下几杯茶后,都是一脸愁容...

    “......”齐运知道,越是这种时候,他更不能显出一丝一毫的气馁,他边按捺住心中的焦虑,边让两人下去好好休息,并劝解说让高三、高四替班,这才成功让那两人回了房...

    大堂内一片寂静...齐运一人立于门扉前,见四下无人,他才敢显露出些许愁容来,他望着阴沉沉的天色,暗自祈愿着,“大当家...王爷...你们可千万不能出事呀...”

    云雾沉浮,天光惨淡,远离尘嚣人烟的东海之上,厚厚的乌云环绕着无名岛,延绵的云丝扩展如网,将一切笼罩...

    言漠与奇钘来到炊烟点附近才发现,岛上竟有村落!

    “如今,我们怎么办?”奇钘躲在草丛后面,小声问道,“他们看起来就是一群原住村民,会是敌人吗?二哥会不会就在村落里面?”

    同样躲在草丛之后的言漠没有立马回答,只是悄悄观望着...这些村民互相交流并不多,但说话的方音和明州方音相似,而且村民中壮汉很多,个个魁梧健硕,虽不是武功高强的练家子,也该是从事体力劳作之人!

    “从海上惊现蛇怪,到我们落难于此,一切都透着蹊跷...”言漠低语警告道,“何况,我们是外来人,又身怀武艺,贸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恐有不妥。先躲回树林,待晚上再出来探寻!”

    奇钘心系二皇兄,很想立马行动,但鉴于先前种种,他觉得自己不可过于莽撞,便跟着对方一起躲回了树林间...

    两人寻到一个隐蔽处,言漠见天色依旧暗沉,便想法设法,利用缰绳与帆布搭了个简易的篷子,以防下雨...

    奇钘全程看着,觉得新奇不已!虽说条件简陋,但能获得一处安稳休憩之地,他已觉得实属难得!可当他看到言漠拿出木碗,宛如行讨的乞丐一般将其放在帆布之下,他的脸色立马黑了!

    “这是作甚?!”

    “一会若是下雨,可以接点雨水解渴。”言漠看着对方那一脸的厌恶,揶揄笑道,“你若嫌弃,一会渴了可别拿它啊~”

    养尊处优的奇钘知道如今可是非常时期,哪里容得他挑三拣四,不免觉得有些委屈:“...小王从没受过这般待遇...”饶是他一路下江南,那也是好吃的好喝的有备无患,何况还有兰雪暗中照顾,一路欣赏着风土人情,闲情逸致的,倒也不觉得清苦可怜...

    而此刻,他觉得一切都太苦了,且不说其他,一身的臭衣服都没法换下,还要风餐露宿...他甚至有些后悔追来江南,觉得自己就是闲着没事干,自找苦吃!

    “怎么?想家了?”看着缩成一团的麻烦精,言漠放柔了声音问道。

    奇钘的情绪一上来,难以自抑地闪着一点泪花,但他不想被人发现,所以只能缩成一团...

    “......”应对弟弟,言漠还是有些经验的,她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出了篷子,四下张望着...见到树上有只小麻雀,她一个飞身便是迅捷一抓!!

    将麻雀拿回篷内后,她二话不说,拿起苍泣就要手起刀落!

    “你做什么?!!”奇钘一见,立马阻拦道!

    “我们没有吃的,当然是杀了它充饥啊!”

    “它这么小!能填多少肚子!”奇钘一把抢过麻雀护在怀中,“你别杀它...它这么可怜...偏偏遇到你这种狠心的人...”

    言漠露出一笑,坏坏道:“你可护好了啊!要不然我肚子一饿,一定拿它充饥!”

    “不行!”奇钘将其护得可紧,一脸警惕地盯着言漠!

    见成功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言漠佯装作罢,却又时不时地故作要抢...如此一来一往,看着九皇子有趣的反应,倒是不显无事可做!

    直到深夜时分,两人用果子充饥后准备行动,接近村落!

    村内,居民们都睡下了,十分安静。那些简陋的茅草屋檐下,挂满了各色风干的食物,鱼肉、玉米、辣椒、野猪肉等。

    言漠一边行进,一边就顺手拿了院落里的篮子,还顺下了几样食物,往里面使劲塞!

    “别拿了,都满了!”

    “拿人的,不用手软!”言漠将一篮子的食物递给奇钘,很没道德道,“还不知道,我们会在此地待上多久,有备无患,多多益善!”

    奇钘可不这么觉得,想他堂堂一个王爷,偷鸡摸狗...算什么男子汉行为?!

    那边还在苦恼,言漠这边又摸摸索索地找到了鸡窝,以她迅捷的身手,一下就摸出了三四个鸡蛋来!

    “别拿了!会被发现的!”奇钘悄声劝诫道!然后!忽闻周遭隐隐有声,他瞬时汗毛倒立!打了个寒颤!!

    俗话说,做贼的难免心虚!奇钘越听越觉得周围似乎有东西在靠近...

    “喂!江湖草莽...你听到了吗?”

    言漠一直都打开着感知,入村后,她只听到一众村民若隐若现的呼吸声,没有感知到内力深厚之人,基本可以确定,狐狸不在这片区域。

    “都是你的错觉而已,不用在意!我们去下家看看!”她得换一片地方感知,搜寻狐狸!

    奇钘就是听到隐隐的声音,好似歌声又好似风声,他害怕地疾步跟上对方,试图照其所说的那样不去在意...偏偏!越是不想在意就越在意!!随着他们走动,那种声响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饶是言漠再没注意,也隐隐听到了什么!她猛然回头看向奇钘,用眼神问道,你听的就是这个吗?!

    未等两人交流完毕,那隐隐的声音忽而迅猛高涨!!!惊得他们浑身一冷!!!

    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妖风!吹得那些屋子吱嘎作响!!家畜因此乱跳乱叫!!树影如同扭动身躯的恶鬼!忽分忽合!!好似群鬼就要破土,聚集吃人!!!

    随后,几家灯火开始陆陆续续点燃,人影随之晃动!惊叫此起彼伏!!

    “是蛇仙!快!!快出门祭拜!!”

    “啊!快把贡品拿出来!!”

    “!”言漠迅捷回神,拉着奇钘往房屋的阴影处躲藏!!!可就是因为身处黑暗,那萦绕在整个村落中的疯狂歌声就显得更为可怕,好似女鬼在耳边低语!好似小怪爬上身体!好似无处不在!!!

    奇钘已经三魂七魄去了一半!呆坐原地!闷声不响!!

    言漠紧蹙眉心,细细听着,这声音透着一点腔圆,好似人声,调子忽高忽低,好似曲谱...但是,这么响亮又没有换气的歌声,不该是人发出的!

    “婆子!婆子!把压箱底的宝贝拿出来!!供奉给蛇仙!!!”

    “娘亲...我怕...”

    “当家的!别躲了!蛇仙又来了!!”

    一群的村民被夜曲歌声惊醒后,纷纷拿着贡品出门,跪地祭拜!!

    “蛇仙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一村老小罢!啊啊啊...”

    “是啊!蛇仙大人,我们不是有意毁坏您的神像...那也是迫不得已啊...我们也要活着呀...”

    “蛇仙大人...这些贡品您都拿去!都拿去!!”

    “这些蛋您收着!都收着!!”一村妇叩拜完,赶紧摸进鸡窝准备拿蛋,却发现,“哎呀!我的蛋呢?!!哎呀!我的蛋呀!!!”

    言漠看了两眼身边蓝中的蛋,有些心虚...随后她听着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向蛇仙求饶,从只言片语中整合着前因后果...好像是村民为了活下去,破坏了蛇仙的神像,导致蛇仙发怒,这才降下惩罚,夜夜吟歌,一吟就是一晚!所以,这些村民才会早早睡下!!

    “蛇仙...海上的蛇怪...原来都是真的...”奇钘颤抖着不着调的声音,喃喃自语...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太过真实,使他沉浸在恐惧的意象中出不来...

    “麻烦精!”言漠收回注意力,试图轻摇唤醒对方,但,无济于事!她看着好些村民都出了屋子,便想带着奇钘进屋暖暖,试图隔绝一些蛇仙夜曲,好唤醒对方!

    “是蛇怪...蛇仙...它是不是要吃我们...是不是还要吃那些村民...”奇钘兀自呢喃着,任由言漠拉扯,他也没有力气反抗...

    当言漠摸进一间屋子,以为可以暖暖身子,却不想,抬头一看竟是一张巨大的白色蛇皮!!那上面闪着五彩的微光!可怕与美丽同时共存!!!为了不让奇钘真的魂飞魄散,趁其还未反应前,她赶紧捂住对方的眼睛,转身出了这间屋子又来到了另一间,还好,这间屋内,没有吓人的东西,但好似不像是用来住人的...

    她感觉到有股暖风从里面流泻出来,依着感觉,她带着奇钘往屋内挪移,发现里面不仅暖烘烘的,还有一些余火的光芒!

    关上门扉后,言漠将奇钘带到余火边:“麻烦精!快醒醒!!”

    随着蛇仙夜曲有所弱化,在一人的呼叫下,奇钘缓缓回神,看到暖烘烘的炉火,他赶紧凑近了几分!索取温暖!!

    “这...这是哪儿?刚才那是什么?!岛上真的有妖怪!我们会被吃掉吗?!不行...还没找到二皇兄呢...小王还没活够呢...”

    “麻烦精!别胡思乱想!”言漠提醒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奇钘沉思了一会,将头摇成了拨浪鼓!

    “...不过这村子确实有古怪...”言漠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思索着...

    奇钘发出一声波浪式的:“啊?!”刚下去的恐惧又回升了几分!连带着屋外的夜曲歌声又清晰了起来!

    “你好好看看,眼前的是什么?!”言漠寻出一个火把,塞进火炉,利用余火点燃后,她四处照了照...

    奇钘这才拉回注意力,看着一屋子的大型火炉,心中纳闷:“这是什么地方?”

    “怕是一处作坊...”言漠转了一圈,屋内,除了火炉,还有各色刷涂工具、铜铁翻砂模具、各色雕刻用具等,以及一排排的小板凳,一箩筐的细碎银子,两大箱银锭子!

    奇钘:“这些是...”

    “假银。”言漠沉声道,“没想到,假银竟然出自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