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女人

类别:科幻灵异 作者:熊猫魔王字数:3425更新时间:21/08/04 01:05:24
    在蒲子轩的提醒下,尽管陈淑卿及时将身子调整为了防御状态,无奈她距离霍芝彰实在太近,斩龙破的爆炸力又极为惊人,可谓满满当当地吃下了这一击,倒地后,便无力再爬起身子。

    蒲子轩虽然距离稍远一些,可他本就有伤在身,在这一冲击之下,同样倒地后便不省人事。

    反观龅牙宋,提前已跑出了足够远的距离,爆炸并未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同样,光月散人和采云子也不过被气浪掀翻在地,远没有蒲陈二人所受伤害那么严重。

    于是,在能力相克、敌暗我明两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这般关键的时刻,苏三娘、蒲子轩、陈淑卿三人,完败于了霍芝彰和龅牙宋两人。

    如此一来,经过环状河以及终点前的你争我夺,局势几度变化之后,霍芝彰还是成为了最终的赢家。

    此刻,霍芝彰见碍事之人已全部倒下,便解除了天国领主,又朝倒地三人意味深长地扫过一遍目光,便转身往屋子走去。

    这屋子幸亏是砖瓦所建,只是被斩龙破的冲击波震出了几道裂缝,不至于倒塌下来。

    到了门口,霍芝彰推开了那道未上锁的门,往屋内走去。

    屋内,李圣清盘腿端坐于正中一块橙色的八卦蒲团上,手握拂尘,双目微闭,听见了开门声和脚步声,这才睁开了眼睛。

    霍芝彰看了一眼李圣清,目光便不自觉地四下扫去——他当然更关心的是宝物是否在这屋内。

    不过,屋内除了李圣清和八卦蒲团,却是空空如也,看来,此屋只是为了这场比赛而建,临时用一日罢了,而那奖品,想来不在李圣清身上,就在那八卦蒲团中。

    “霍芝彰,你来了……”李圣清淡淡地招呼了一声,并未表露出丝毫的欣慰或是失望,看来,他对宝物应当交到谁的手中,并无倾向。

    “李道长,那个,我……”霍芝彰支支吾吾,越是想尽快将宝物拿到手中,越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巧,光月散人跟进了屋子,解释道:“李道长,霍芝彰一路上并未使出任何犯规手段,应获得永夜大赛的冠军。”

    李圣清“嗯”了一声,点点头道:“不错,既然如此,稍后人到齐后,我会当着众人的面,正式宣布霍芝彰的冠军身份,并将奖品授予他。”

    没想到这李圣清竟是如此在意仪式感,霍芝彰在心中恨不得立即将这老头打倒在地,随后抢走宝物逃之夭夭,但此时也并无其他选择,只好无奈地继续等候。

    屋外,蒲子轩昏迷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缓缓苏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向四周看去,见孙小树正在替他以及陈淑卿和苏三娘作着最后的治疗,那两个之前同样昏迷的女人也已基本恢复了元气,此外,见余向笛也守在一旁,便有气无力地问道:“霍芝彰呢?已经拿着宝物远走高飞了吗?”

    陈淑卿瞥了一眼屋子,轻叹道:“不,他还在屋内。李道长说等你们伤好进去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冠军进行颁奖。”

    若是换作以前的蒲子轩,此时定当立即气不打一处来,吵着闹着要去与霍芝彰再决雌雄,但经历过漫长面壁的他,心态已变得成熟了许多,面对着已无可挽回的败局,也不过怅然若失道:“都怨我,本应早一点想到那家伙会在三击之后打出强大的绝招,却一时疏忽,这才让那家伙得逞。”

    “所以呢?”余向笛上前一步道,“此时那家伙就在屋内,你有何高见?等他出来揍他一顿,再抢走他的奖品吗?”

    蒲子轩不直接回应,低语道:“你们知道吗,当我以绝对优势通过第二关,来到第一名的位置时,我曾毫不犹豫地相信,我蒲子轩,身为蒲松龄的后人,又如此巧合地来参加这永夜大赛,并在达摩洞中提升了实力,定然是冥冥之中有种看不见的力量,在选择我去成为那当仁不让的胜利者,让我获得宝物以铲除妖界。可我现在才明白,这世道是残酷的,任何一个不经意的失误,也足以让我变成区区一粒炮灰。是,我们可以等他出来,抢走宝物,可然后呢?然后我们就会忘掉这次教训,以至于将来导致更大的灾难。所幸,这次只是让我输掉冠军,并无性命之忧……”

    说到此处,蒲子轩顿了顿,众人皆一脸愕然地盯着他,见他停顿的时间稍显过长,陈淑卿便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今日更倾向于接受这样的失败,这样的耻辱。”说完,蒲子轩自嘲地笑了一声,站起了身子,理了理蓬乱的衣服,正声道,“走吧,去看看那霍大会长获得奖品时,是怎样的意气风发。我想,那场景,我定然一辈子也会铭记于心。”

    陈淑卿霎时明白了蒲子轩的用意,微微一笑道:“呵呵,还真有点大将风范。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欣赏欣赏,到时候再跟我们分享分享。”

    “呵呵,蒲子轩,你这家伙,这段时日,似乎经历了一些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嘛。”苏三娘揶揄完毕,也附和道,“不错,当初在桂平傅家寨遇见他们时,他们以五人对我们三人,人数上占据优势,却也不敢轻易出手,以至于我们真把他们当成了平庸之辈,却没想到,我们在成长,他们东奔西走,其实也在成长,早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今日的教训,我看值。”

    说完,苏三娘让孙小树停止了治疗,也跟着站起了身子。

    余向笛也不失时机地对蒲子轩调侃道:“刚才,我还跟一个妖怪信誓旦旦地讲,我无条件信任你这同伴……还好他已经死了,不然,我这面子,可真不知该往哪搁啊。看来,我也得陪着你们去接受接受教训了。”

    蒲子轩以一个苦笑作为回应。

    主意既定,三人便有前有后地往屋子走去。

    屋内,李圣清依旧在八卦蒲团上打坐,四周已聚集起了许多席地而坐的人,除了霍芝彰和全部八名考官,还有杨子鹏一名选手。

    至于李灵薇、孟汀和周再成三人,早已自行离开了赛场。

    听到蒲子轩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众人皆朝他们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霍芝彰露出了极为不安的表情,随后将头扭到一边去,故作视而不见状。

    三人作为失败者,也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在边缘处找了块空地,就地坐了下去。

    李圣清见能来之人均已到齐,这才讲道:“一百五十年前,太虚真人委托中岳庙举办的这场永夜大赛,此时终于尘埃落定了。各位,贫道首先要感谢你们的积极参与,没有你们,贫道也实难完成此项艰巨的任务。”

    他的语气虽平稳如常,却着实透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意味出来。

    说完,李圣清默默地起了身子,下了蒲团,用手在蒲团的布面上找到一条口子,伸了进去,不多时,便掏出一个木盒子出来。

    随后,李圣清走到霍芝彰跟前,将盒子递到霍芝彰跟前道:“霍芝彰,你作为冠军得主,现在我将太虚真人所传圣物赠予你,也就是将铲除妖界的重任托付给了你,还望你以天下苍生为重,念兹在兹,不要辜负了先辈的期望。”

    “放心吧李道长,我霍芝彰铲除妖界的决心,从来就没有丝毫的懈怠。”霍芝彰接过木盒,作出一副虔诚状道,“现在,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请便。”李圣清说完,回到了蒲团上。

    随着霍芝彰打开木盒,那封存了一百五十年的另一半双鱼玉佩,终于在西元一八六五年的大年初一,来到了一个新的主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