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侍候陛下沐浴

类别:科幻灵异 作者:熊猫魔王字数:2165更新时间:21/08/04 11:54:36
    毕方鸟变成了巴掌大小,头上的焰火也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簇赤色锦毛,状若凤冠。

    一眼看去,不过是一只玄凤品种的鹦鹉。

    比较醒目的,是毕方醒目的单足,与炯炯有神的金色双眼。

    看起来古灵精怪,灵动无比。

    “老祖宗……这鸟是?”

    陆远康惊讶无比,但隐隐能看出这鸟是祥瑞之物,还是十分欣喜的。

    老祖宗本来在他心目中就是无敌的存在,如今身边有神物相伴,必然更妖孽了。

    陆三生伸手抚摸了一下毕方的小脑袋,含笑解释道:“它是毕方鸟,凤之一脉的神鸟。”

    “老祖宗法力通天,竟能豢养毕方这等传说中的神兽,我们陆家何愁不光耀万世,哈哈哈!”

    陆远康捋着下巴的胡子,乐得合不拢嘴。

    被眼前的神异场景惊呆的陆远深,僵硬的脑瓜终于开始转了。

    传镇宅锁,青铜毕方匙已然一一验证,不仅如此,更有神鸟毕方现世,亲昵地皈依这名青年。

    那么……眼前的青年,是?

    陆远深扶着拐杖的大手,抖动不止,敲动地板上发出“嗒嗒”的响动。

    “爷爷……他……不会真的是……”

    陆媛天慌了神,看着自己的爷爷,指了指陆三生,语无伦次地问道。

    “混小子,老祖宗也是你的脏手能指的?还不赶紧跪下!”

    陆远深气得眼睛通红,一巴掌把陆媛天的指头击打了下去。

    说完,陆远深直接扔开了拐杖,“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激动道:“……不肖子孙陆远深,见过老祖宗!”

    陆媛天被这一巴掌直接拍傻了,跟个木头人一样杵在原地,彻底宕机了。

    “还愣着做什么?脑袋白长在脖子上了?”

    陆远深立即呵斥道。

    “拜……拜见老祖宗!”

    一听到自己爷爷的呵斥,陆媛天连忙跪在地上,磕起了头来。

    一想到刚才的一幕幕,他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陆三生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对屋中的几个后辈,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陆远康和陆远深都是年逾六十的花甲之人。

    陆远康就不说了,品行端正,高洁傲岸,颇有魏晋时期的文人风骨,缺点在于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陆远深,也是一个行得正坐得直的人,处处遵循陆氏祖训,很有生意头脑,作风更强硬一些,缺点在于个人情绪比较严重,如果不及时斧正,会影响大局。

    陆媛天,更是火玉命格,日后必然成大器,生来没什么卑劣心思,就是贪玩一些,需要教导,不然也会因为暴躁的性格而误事。

    还是需要敲打啊,陆三生暗叹一声。

    “陆远深。”

    陆三生向后挪了挪身子,不怒自威,寒声道:“你身为嫡系旁支,竟敢在外几十年不思本家,怎么?想单独另出去,当新的老祖宗?”

    陆远深如遭雷击,吸了一口气,身形颤颤巍巍。

    老祖宗先前已经借铜锁警醒过一次了,给了自己承认错误的机会。

    是自己没把握住,以为老祖宗不会追究,依旧想搪塞过去。

    “老祖宗,远深……糊涂啊!”

    陆远深悔恨不已,眼眶通红。

    两行浑浊的老泪顺着沟壑纵横的脸,滑落了下来。

    “爷爷……您别哭啊!”

    陆媛天跪着向爷爷的方向挪了过去,一把扶住了陆远深。

    “上一代的恩怨,本不该延续到现在,是远深逞一时之气,这么多年来,对主家不闻不问,更未想过低头的事情,竟需老祖宗出山提醒,才算明悟。”

    陆远深把额头抵在了地板上,迟迟无颜抬起,哽咽不已,“不肖子孙陆远深,在此悔过,求老祖宗……掌嘴。”

    “那好。”

    陆三生眼眸深沉而又悠远,撇了一眼陆远深,道:“抬头。”

    陆远深打着颤,将微微佝偻的身子直了起来。

    陆媛天眼睛瞬间红了,跪在地上,痛哭道:“老祖宗,求求您……别打我爷爷,有什么错尽管罚媛天,爷爷他岁数大了,经不住啊!”

    陆远康也急了,立刻甩开了拐杖,“啪嗒”一声也跪在了地上,道:“老祖宗,远深是小孩子脾性,不过是看起来犟了些而已,实际上他一直偷偷摸摸往医馆里寄钱,我都知道……还请您法外开恩啊……”

    “哦?”

    陆三生眼眸微微眯起,一掌把黄木桌子拍了粉碎,冷冷道:“那我所定下的“旁系守护本家”的族规便不作数了?”

    陆远康额头渗出了一层冷汗,低下了头去。

    第一次见老祖宗发此大怒,此事,必然不能善了了。

    可……远深只比自己小两庚,也是六十四岁的老头子了,老祖宗一巴掌下去,还能留下半条命吗……

    不行,我得做点什么!

    陆远康满是皱纹的手,颤抖不止,拱手道:“老祖宗,规矩是人定的。远深虽然未归,但是一直心系主家,更何况,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定然会责罚他,还请您收回成命!”

    陆媛天听了此话,立刻跪在地上疯狂磕头,哭道:“恳请老祖宗留情!”

    陆远深望了一眼陆远康,悲喜交加,道:“堂兄……错便错了,我自愿认罚,你有心了。”

    “弟弟,咱俩小时候……犯错被爷爷打,是你站出来帮我求情的啊……”

    陆远康哽咽道,一个没忍住,像个孩子一样捂着脸哭了起来。

    陆远深满是皱纹的嘴角,忍不住翘起一抹弧度。

    几十年前,两个受罚的孩子,屁股各挨了五巴掌,委屈巴巴地在小溪边大眼瞪小眼。

    ……

    可后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无边的回忆涌上心头,陆远深弓起了身子,哭成了泪人。

    陆三生从椅子上起身,长袍猎动,瞬间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请……老祖宗赐掌。”

    陆远深再度将身子直起。

    此时,他的神色已经坚定无比。

    无论挣再多钱,哪里比亲情重要?

    这才是血浓于水的牵连,多少金山银山,都无法将其沽换!

    他由衷地感谢老祖宗,如果不是老祖宗出现,他还会浑浑噩噩地活着,说不定直到自己死去,也不明白这个道理。

    如今,找回了那个最真实的自己,纵然死,也无憾了!

    “老祖宗!”

    陆远康和陆媛天深深异口同声地喊道。

    跪在地上,怎么也不起身。

    “好,真好啊。”

    陆三生眯起眼睛,手掌抬起,掌风凝聚,声音冷冽无比,“你们以为,在我面前求情有用吗!”

    陆远深摇了摇头,态度坚决。

    陆远康二人一面摇头,一面依旧长跪。

    “不愧是我陆氏后裔,纵岁月流逝,果然不曾让我失望。”

    陆三生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哈哈大笑,摊开了掌心。

    在他的手掌中,躺着三颗品相最好的血珠,发着最璀璨的光芒。

    一如暖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