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法制节目

类别:网游竞技 作者:流水乱字数:2271更新时间:21/08/04 11:51:34
    如今的特朗·普德尔活脱脱的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狗熊,显得无比狂躁。

    所有人胆战心惊,不敢靠近半分。

    他们面面相觑,想要告辞离去,可如今遇到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敢开这个口。

    一旦开口,无异于就是想和特朗·普德尔划清界限,这在未来,对他们是十分的不利的。

    但是。

    就在这时。

    “咯吱~”

    二楼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开门之后的关门声。

    所有人一愣。

    下意识的扭头望去。

    却是在这一刻,他们见到了另外一幅情景。

    只见。

    四道身影,缓缓从二楼走了下来。

    其中三人,正是刚才的那一男二女的华···夏人。

    而剩下的一个,正是他们的小公主了。

    那个原本上前,要与陆三生他们一样上去的人立即瞪大了双眼,惊愕喃呢道:“我靠……果然有人上去了,我那不是花眼了……”

    然而。

    没有人去在意此人地话,更没有人在意他的动作。

    此时此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四人身上,显得满是惊愕。

    但是。

    就在这时。

    特朗·普德尔反应了过来,双眼猛然一瞪,怒声道:“怎么回事?”

    他问的话,包含了一切。

    为什么薇熙·普德尔会从楼上下来?

    为什么这三个该死的华```夏人会出现在楼上?

    还有……

    他们怎么会凑一块儿?

    这一下。

    整个场面瞬间打破了沉寂,所有人都是议论纷纷,交头接耳,整个场面,变得混乱不堪。

    似乎是让特朗·普德尔感觉到不爽,他暴喝道:“都给我闭嘴!”

    刹那间。

    整个场面,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针落可闻。

    此刻地所有人,可不敢去招惹这个发狂之中的“野蛮人”。

    一旦得罪了,他们恐怕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在这时。

    “踏!”

    楼上的四人,脚步声随之停了下来。

    然后。

    陆三生停了下来,俯视着特朗·普德尔,微微一笑道:“普德尔阁下,有些事情,我们本身是不想多管的,但是有些事情,想和阁下说道说道。”

    “你们还没有资格和我这样说话。”

    “想要和我说什么,就去和我秘书说去。”

    特朗·普德尔显得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紧接着。

    他冷哼一声,目光移动到了薇熙·普德尔身上,冷斥道。“过来!”

    “我不!”

    薇熙·普德尔娇哼一声,直接躲在了陆三生等人的背后。

    这一幕,直让特朗·普德尔为之气结,他更加愤怒的大吼道:“没听到吗?过来!”

    “你就凶我!”

    薇熙·普德尔顿时泪水涌入,十分委屈的喊道。

    特朗·普德尔一愣,顿时从愤怒之中清醒了过来。

    然后。

    他一脸阴郁,无比难看的说道:“你先过来,你知道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们到处找你!”

    “我不想嫁给劳德邯·查尔德!”

    “我死也不嫁!”

    “您以前明明说过,我有自己的选择权利。”

    “但是现在我根本看不到!”

    薇熙·普德尔泪如珍珠一般,不断地落下,无比委屈的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立即就明白了过来。

    难怪特朗·普德尔如此的狂躁,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

    许多人不免有些神色暗淡了下来。

    劳德邯·查尔德这个人,其实在圈子里面,是出了名地混蛋。

    听说因为是狼人地缘故,所以特别的嗜血。

    好些女人和他上了床之后,当场被吃掉,第二天一床的血迹和毛发,那场面简直就是有些骇人听闻。

    所以。

    所有人在暗淡的同时,还未薇熙·普德尔这个小女孩未来地命运,感到了惋惜,以及由衷的祈祷。

    但是。

    就在这时。

    特朗·普德尔的脸色更加扭曲,更加难看了起来:“此事已经由不得你不同意!”

    “凭什么?”

    “我也是人,我不是木偶!我不想嫁!”

    “如果你非要嫁,就让你自己嫁给他!”

    薇熙·普德尔娇声大喊,显得情绪无比激动。

    她真的很讨厌这样。

    从小到大。

    她都一直听从家里的安排。

    衣食住行,就连自己的生活空间,都被占据得满满地。

    那种感觉……真的像是要窒息了一般。

    原本以为,自己只要有选择嫁出去的权利,那么现在所受到的苦,就会迎来将来的没满。

    但是。

    万万没有想到。

    去年才与自己商量好,不强迫,不逼迫自己的爷爷,却在今年食言了。

    她不仅要被强行安排嫁出去,还是嫁给一个十恶不赦地大恶人。

    这让薇熙·普德尔感觉到,自己的命运多么的悲哀。

    自己的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这一刻地薇熙·普德尔的脸上,浮现出了无尽的绝望。

    但是。

    她越是如此反抗,越会引来特朗·普德尔的愤怒:“现在我最后时候一遍,过来!”

    “我……”

    薇熙·普德尔有些胆怯了起来。

    只是。

    还不等她开口将话说出来,陆三生平静的声音,却在此刻缓缓响起:“普德尔先生,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对你孙女,完全是朝着火坑推?”

    “火坑?”

    “我是她爷爷,没有人比我更为她着想!”

    特朗·普德尔神色猛然一寒,怒声道。“说,是不是你教唆了她,才让她当中这样反抗?我就说,她平时那么乖,为何此刻却会如此叛逆,原来是你们,来人,给我拿下这群人,敢反抗,直接杀了!!!”

    此话一出。

    “踏踏踏——”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立即从大厅外面响起。

    下一秒。

    一群身着军装的队伍,瞬间涌入到了整个大厅,将整个大厅硬生生的围拢了起来。

    但是。

    陆三生却是有恃无恐,面色依然平静的望着特朗·普德尔,淡淡说道:“普德尔先生,你是打算来一场国际纠纷吗?”

    “呵呵!”

    “国际纠纷?”

    “就凭你们?”

    特朗·普德尔冷笑不止了起来。“敢插手我们山姆国的事情,你们就已经是该死了,谁都救不了你们!”

    “既然如此,我想问普德尔先生一件事情。”

    “若是普德尔先生告知,我们或许可以配合你们,束手就擒。”

    陆三生双手负后,意味深长的说道。

    特朗·普德尔一听,面色瞬间一寒,冰冷地怒道:“你什么意思?以为我们拿不下你们吗?”

    “拿得下,拿不下,不是一张嘴说的算。”

    陆三生风轻云淡地说道。

    特朗·普德尔瞬间怒及而笑:“好!好的很!我就让你看看,拿得下,还是拿不下!”

    话音一落。

    “咔嚓!”

    “咔嚓!”

    “咔嚓!”

    连绵不绝的上膛声,顿时响彻整个大厅,那些黑漆漆的枪孔,立即对准了陆三生等人。

    但是。

    就在特朗·普德尔即将下灵感开火的时候。

    突然。

    薇熙·普德尔忽然从陆三生三人背后走了出来,双手一摊,直接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陆三生三人,毅然地说道:“爷爷,你放了他们,我可以答应你们,他们本来就和这事情没有关系……”

    但是。

    还不等他的话说完。

    特朗·普德尔却是怒斥道:“闭嘴,现在给我让开!”

    “我不!”

    薇熙·普德尔闻言,立即摇头拒绝,泪眼模糊的说道。“有本事你连我一起杀!”

    此话一出,众位的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这好好的一场晚宴,怎么就突然啊变成了这幅样子了?

    这转变的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些吧?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时。

    就在特朗·普德尔即将暴走的时候。

    陆三生却是一把搭在了薇熙·普德尔的肩膀上,将其拉在了凤霓裳的身边。

    然后。

    他朝前一步,淡淡说道:“我可以给你一次开枪的机会,如果伤得了我们,我们甘愿受死,若是伤不了我们,我们坐下来谈谈,如何?”

    “呵呵!”

    “你没有机会和我坐下来谈判了!”

    特朗·普德尔冷笑一声,立即大手一挥。

    下一秒。

    那些将士立即扣动了扳机。

    一道道子弹,瞬间破空时空阻隔,瞬间来到了陆三生跟前。

    然后。

    直直击打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

    让人惊悚地是。

    如此近距离,那些子弹落在了陆三生的身上,却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影响。

    反而那些子弹在接触陆三生的肌肉时,如同击打在了铜墙铁壁上一样,瞬间内弹飞了出去。

    那些子弹的弹头,更是凹陷成了一个平状。

    这一下。

    在场的所有人,当场陷入了傻眼之中。

    他们万万没有,局势会变成如今所见的这一番田地。

    实在是……

    让人感到震惊,感到不解。

    难不成……

    眼前的陆三生,和金刚狼那些变异者一样,具备了强大地防御力?

    当“晃荡荡”一片子弹落地地杂乱声响起时,四周已经瞬间死寂之中。

    陆三生却是仿若无视一般,淡淡开口问道:“现在,我们能谈谈了吗?”

    “谈?”

    “我可没有答应你,要跟你谈判!”

    “现在,我只给你一次机会,立刻带着你的人离开。”

    “否则的话……”

    “后果自负!”

    特朗·普德尔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顿时从这震惊的画面之中惊醒了过来。

    然后。

    他的脸上,已经被不善的表情,给填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