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刀出无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俊秀才字数:3975更新时间:21/08/05 12:17:37
    听到“弟弟”这个称呼,再看到对面的哥哥是一直看着自己的。

    小丫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然后“呜哇”一声,扭头抱着饶夏的腿就哭了起来。

    林子朔、林子昂两人一听到小丫哭,表情也都变了,瞪眼看着对方的这个始作俑者。

    小丫这么好看,还穿着裙子,这小子是眼瞎吗?

    饶夏瞬间一个头两个大,赶紧抱起自家小可爱,连连哄着,“我们家小丫是妹妹,是最漂亮的妹妹。”

    饶夏对那个张家的小胖子讨厌到极点了。

    只恨当时没有逮着人狠狠揍一顿才好。

    就那一回,叫小丫记到现在!

    什么小秃子!见过这么好看的小秃子吗?

    再说,小丫这不是已经有头发了吗?!

    还有,饶夏觉得是面前这个邻居家孩子也太不会说话了,他见过穿裙子,带发卡的弟弟吗?

    小丫哭得伤心得不行,抱着饶夏的脖子就不松手了。

    “呜呜。”

    饶夏:……

    对面小男孩明显也被吓到了。

    小丫平时说话声音都不大,甚至话都不多,只是,哭起来的时候是绝对“气势如虹”的。

    这会儿一嗓子亮出来,直接叫付斐然小脸都吓白了。

    巩彤秀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沉着声音道,“斐然给妹妹道歉。”

    付斐然白着一张小脸,看看挡在前面面色不善的林子昂,再看看同样沉着脸的林子朔,小小声地道,“妹妹……对不起。”

    林子昂脸上依旧没有一个笑模样,林子朔也拧着眉头,抿着嘴。

    付斐然脑袋都低下去了。

    饶夏怀里的小丫哭声太大,怕是根本没有听到这声道歉。

    饶夏也有些无奈,连连哄着,将小丫抱着转了个方向,“小哥哥给你道歉了。”

    “小哥哥就是没有看清楚,是不是?”

    付斐然赶紧使劲儿点头,再看看林子朔和林子昂顿时声音又小了两分,“对,对,对不起妹妹。”

    小丫抽噎了两下,扭过头,她觉得这个小哥哥不如季煜哥哥好。

    饶夏看着对面的巩彤秀也有些不好意思,“你家小帅哥叫斐然是吧?有时间带斐然来我家玩儿,我就先带他们回去了。”

    巩彤秀脸上就更加不好意思了,尴尬地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

    “斐然,跟阿姨道歉。”

    “阿姨对不起……”付斐然也有点委屈,小丫从林子朔背后探头出来,他没有看清楚。

    只看到了短发,可短发不都应该是男孩子吗?

    如果对方在他面前,他看到她身上的裙子了,他肯定就不会认错了。

    饶夏抱着小丫颠了颠,“和阿姨,还有斐然哥哥说再见,咱们回家。”

    小丫重新埋头到饶夏怀里,被饶夏颠了颠,这才扭头看着付斐然和巩彤秀声音小小的,委委屈屈地说了一声再见。

    说完再见就立马重新窝进了饶夏怀里,表达了百分百的抗拒。

    巩彤秀赶紧摆手,又道歉,“明天我们再上门叨扰。”

    “小丫再见。”

    饶夏出门不到十分钟,被迫原路返回。

    回到家,小丫窝在饶夏怀里,还是一副情绪不是很高的样子。

    饶夏也有些心疼,可是,在家还带着帽子也不现实……

    也不知道小丫这个头发什么时候能长出来。

    希望……九月上学之前能长起来吧?

    一直到晚上,电话响动,小丫才重新好奇,凑上来看,明显多了几分的兴致。

    饶夏抱起她,接起电话,凑到小丫耳边,“小丫问问那边是不是季煜哥哥。”

    小丫看饶夏,两手举着电话,努力听里面的声音。

    好像是没听到,还是怎么,圆溜溜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季煜哥哥?”

    饶夏凑近了些,听到那边传来了非常非常细的一点声音,“嗯……”

    小丫眼睛一下子亮了,指着电话筒格外高兴,又举起电话,四周找什么。

    又带着点焦急地说,“季煜哥哥!”

    饶夏笑着指了指电话线,“季煜哥哥在很远的地方,用这根电话线和你说话。”

    小丫又冲着电话筒喊,“季煜哥哥?”

    那边的小季煜似乎是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声音大了很多,“嗯。”

    小丫抱着电话就这么喊一声,那边应一声,喊一声,那边应一声,她顿时就高兴了起来。

    饶夏摁住她的爪子,接过电话,开了免提,“小季煜今天做了什么?”

    季煜小小的迟疑了一下,这才道,“吃饭,看奶奶,学习。”

    小丫看看电话通,又看看电话机,不明白为什么季煜哥哥的声音又从电话筒跑到了电话机,“季煜哥哥……”

    季煜又赶紧应了一声。

    饶夏问,季煜答。

    小丫喊,季煜应。

    这个游戏玩儿了好一会儿才算是结束。

    饶夏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心疼电话费,可是看小丫和另一边的季煜都高兴了起来。

    饶夏努力劝自己,自己已经是有一个房子都是一分小目标的人了,不要太小气。

    晚上饶夏只煮了汤,吃了几根面条。

    然后就凑在一起开始学习的学习,玩游戏的玩游戏。

    饶夏就凑在旁边围观,小丫仰头看着,偶尔听一听随身听里的声音,跟着叽里呱啦地学几句。

    一会儿跟着林子朔一起念上下左右大太好这些简单的字。

    一会儿又凑到饶夏身边唱着,“世上只有妈妈好”。

    来来回回……就这一句。

    虽然这话听着很高兴,很有成就感,可听久了吧,就不稀罕了。

    而且,虽然有点灯,到底不如白天看书好。

    饶夏可不想家里出三个近视眼。

    饶夏抱起这个小可爱,“我们去洗澡澡,睡觉吧?”

    小丫倒是也不在乎,高高兴兴地抱着饶夏的脖子,点头。

    之前每天早上要做包子,习惯了早早睡觉,这会儿倒是也还好。

    路过林子昂和林子朔,饶夏也没忘记一个摸一把,“睡觉吧?”

    林子昂还有些舍不得将随身听好好的收起来,放在一个角落里。

    这才拽着林子朔一起去睡觉。

    饶夏原本今天见到隔壁付家孩子的大小,想问问附近幼儿园,订牛奶相关的事儿,这下看来,只能等明天来。

    第二天一早,饶夏蒸了包子,热了牛奶,煮了杂粮粥,又切了点水果。

    四人刚刚坐下准备吃饭,就听到了敲门声。

    饶夏还以为是白助理,结果打开门就看到,付斐然捧着一把鲜花结结巴巴地道,“这是送给小丫妹妹的。”

    完全没了昨天的那股子落落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