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1268,我这辈子就栽在你手里了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念风子字数:1070更新时间:21/08/04 23:52:17
    瞿家人,饶夏,林子昂等人都看着贺章在最后时刻开始发疯。

    贺章笑够了,大概也知道,瞿家人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也可能是已经被逼迫到了极致,此时此刻,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看着林子昂突然嗤笑了一声,“哈哈哈,你们根本不知道。”

    “太可惜了。”

    “我还等着林家人将这些王八蛋赶走,让他们在街上成为小混混。再也无法翻身了吧。”

    “我都想好了,他们上不来学,到处流浪,被人骂,被人打,被人凌辱践踏,就像是瞿家曾经那么践踏我的尊严……”

    说完,他又看向了饶夏,眼神愈发怨毒,“贱人,贱人,都是你这个贱人毁了我的计划。”

    瞿家人没有听懂,却已经感受到了贺章心里,视线里,注意里的的恶意。

    瞿老太爷被瞿亭他们搀扶着,这才没有倒下。

    瞿亭听着贺章的这些话,隐约觉得还有些什么事儿,贺章这么王八犊子还干了更多恶心的事儿,是他们不知道的。

    他们没有听懂,甚至林子昂都是一知半解。

    但是,饶夏听懂了。

    饶夏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她看着贺章,语气里是是浓浓的不敢置信,“告诉林家人,房子要拆迁的人,是你?”

    饶夏这话虽然是疑问句,但是,看着贺章,饶夏已经肯定,那真的就是贺章做的。

    贺章完全没有否认的意思,对着饶夏呵了一声,“真可惜,被你这个小贱人打搅了。”

    “林家人也都是废物,连三个小王八蛋,一个女人都收拾不了。”

    饶夏完全无法理解,看着他们,“你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瞿家人哪里对不起你们?”

    贺章一脸冷漠,甚至带着点嘲讽,“瞿家人不是一直都看不起我吗?我就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种,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样会在街上成为小混混,小王八蛋。”

    “这不好玩吗?”

    “你看,林大成不也是个没有上过学,没有本事,没有文化,还只会打老婆的男人吗?”

    “哈哈,不是年纪轻轻就已经进塌死在了煤矿里吗?”

    “如果不是你,这三个小王八蛋不也都会在街上当个小叫花子,小混混,又或者被人拐走,,卖到其他地方……哈哈哈。”他越说越是兴奋了起来。

    他大概已经憋了很久。

    他从一开始找学生,大概就是因为觉得瞿家人看不起他,他想要仰慕他,将他当成神明一般存在的。

    “我贺章没有什么本事,他们瞿家人不也没有什么本事吗?”

    他看着林子昂,带着浓浓的遗憾,“真是可惜……”

    饶夏看着贺章,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

    旁边的警察都已经懵了。

    他们虽然没有听明白,可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林大成这个被拐的受害者,是贺章的儿子。

    而他口中的这些事儿,也都是为了针对对方。

    可,那是贺章自己的儿子啊。

    他怎么能做出这么恶毒到极致的事儿?

    外人一脸震惊地看着贺章,不敢置信。

    瞿亭却已经忍不住了,直接扑上去,冲着贺章的脸就开始打。

    他拳拳到肉,贺章这样已经,怎么可能承受得住。

    “你这样做,有还有什么王法,警察!”贺章声音十足大的开始惨叫,喊着警察。

    这些警察是废物吗?

    瞿亭刚刚上手,林子昂就已经直接冲上去。

    林子昂已经冲上去了,饶夏想抓都来不及,剩下的保镖速度可比饶夏快,直接守在了林子昂身边。

    不过,林子昂十分有注意,成援安也知道林子昂跟他们学了不少本事,所以第一反应不是阻拦,而是拉架。

    当然,拉架这也是个技术活,怎么拉起来足够偏,方便林子昂动手,那可是真正的技术活。

    几个人一起上来帮忙,拉偏架拉得贺章四肢都无法动弹,简直被放在那里被林子昂和瞿亭当靶子地打。

    饶夏终于反应过来了,不过这会儿略迟疑了一下,没有上前拉开人。

    林子昂他们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跟成援安他们学习,能保护自己。

    只要不打死,剩下的事儿瞿家和季家都能给林子昂解决,所以饶夏干脆任由林子昂发泄一下。

    他这个年纪,能忍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要知道,林子昂之前还是个不良少年。

    她原本以为,刚刚看到贺章,林子昂就应该是忍不住的,没有想到还能撑这么久。

    饶夏不觉得贺章应该被原谅,不觉得这种人渣有继续活下来的必要。

    但是,她不能让这事儿毁了林子昂他们。

    所以,饶夏喊了一声,“人不要弄死了。”

    警察也被他刚刚的话震惊到了,林大成可是他的儿子,这几个孩子也是他的孙子,他怎么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

    等到贺章被打得根本抬不起头的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急匆匆上去帮忙。

    结果饶夏的保镖已经将贺章几乎架起来了。

    然后饶夏还来了这么一句话。

    众人:……

    众人还在上前,只是那几乎像是慢动作一般的靠近,还是让贺章多挨了好多的打。

    “忤逆不孝,贱人生的小贱种。”贺章惨叫不已,声音也喊得越来越大声,“你干什么?”

    “放开,放开,放开我!”

    两人被拽开的时候,贺章已经惨叫得快要发不出声音了。

    林子昂被保镖们带回来,饶夏抓住了林子昂的手腕,他还在发抖,浑身都在发抖。

    眼睛几乎都通红一片,额角的青筋都在横跳。

    就连饶夏也没想到,贺章真的能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饶夏一直以为,那房子是真的要拆迁了,一直以为,林子昂他们三个人的悲剧,就真的只是意外。

    真的就只是“怀璧其罪”。

    结果,那背后竟一直有个推手。

    只怕林大成在s市的这么多年,贺章始终在背后偷偷观察着。

    又或者干脆是收买了谁,关注林大成的动向。

    饶夏现在甚至怀疑,当时林大成买到了那个有问题的矿产,是不是也是有人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