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老师的电话256

类别:科幻灵异 作者:沉默的爱字数:1189更新时间:21/08/06 10:08:53
    皇冠假日酒店在青州也算是出名的高消费场所。

    无论什么样的菜式,在这里都是可以吃得到的,再名贵的酒,它这里也是有的。

    当然,前提是要有钱。

    酒店的装修称得上是富丽堂皇,宽敞的大厅,十米高的天花板,上面吊着偌大的吸顶水晶灯,酒店门口站着两排穿着旗袍的服务员,每一个服务员的容貌都是上上之选,身材也都是高挑动人。

    杨辉凑到苏逸边上,有些紧张地低声说道:“苏哥,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呢。”

    苏逸笑道:“我也是。”

    他的确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大酒店,但以前的皇宫大殿,洪荒时期各位大神的宫殿,他也都是去过的。

    跟那些地方比起来,这酒店终究还是算不得什么。

    丁妙妙说道:“还不是一个吃饭的地方。”她也是听林以云说了,苏逸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自然也是要照顾一下他的情绪。

    苏逸笑了笑没说什么,王俊林也跟着应和道:“妙妙说得对,也就算是个吃饭的地方。”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芳华厅,此时,厅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 。

    苏逸穿着不算贵气,但气质摆在那里,倒是没什么嘛。

    王俊林他们三人进来之后,倒与在场的那些富家公子哥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妙妙,他们就是你说的朋友啊?”王晴此时坐在秦林身边,见着丁妙妙他们进来,开口就说道:“你还是先介绍一下吧。”

    饭厅里面的桌子很大,有二十个座位,现在还空着五张椅子,王晴这话说出来,所有的人都看着苏逸他们。

    如今在青州大学,苏逸的名声也算是很响亮了,但很多也是没见过他本人。

    丁妙妙也不怯场,直接介绍道:“他就是历史系的苏逸,他叫王俊林,他叫姜彪,他叫杨辉,大家第一次见面,交个朋友,边吃边聊吧。”

    在座的有十位都是妹子,还有五个男人,除了秦林,还有叶虎,苏逸他们是认识的。

    秦林手指一直在敲桌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瞥了苏逸一眼,说道:“先坐吧,站着干什么?”

    苏逸也不客气,领着杨辉他们就在空椅子那边坐下了。

    等他们坐下之后,王晴又说道:“对了,妙妙,你不是说林以云要来吗?怎么没看到人?”

    “她有事,来不了。”丁妙妙脸上挂着笑容,偷偷看了苏逸一眼,她今天一定不能发火,要在苏逸们面前维护她淑女的形象。

    王晴笑道:“有事啊?我听说她在酒吧做兼职对吧?对,还是工作重要。”

    桌上的人听到林以云在酒吧做兼职,大都是暗自有一些不好的猜测,一个个的窃窃私语,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

    “妙妙,林以云在哪个酒吧做兼职啊?我们也好去照顾一下生意啊。”一个男生大声地问了一句。

    丁妙妙咬着牙,脸上扯着笑容,大声说道:“她现在在书店上班!你别听王晴乱说。”

    “是吗?我乱说?”王晴说道,“她前几天还在酒吧上班呢,想想也对,有些兼职,也不一定要去酒吧。”

    王晴阴阳怪气地说着,也幸好苏逸并不知道她口中的兼职是什么意思,就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如果苏逸现在知道她话中映射的含义,她可能已经暴毙了。

    丁妙妙眉头一挑,怒火中烧,双手撑在桌子上,瞪着王晴,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秦林意识到不对,开口道:“王晴,少说两句。”

    他都开口了,王晴自然不敢多说,只能闭上了嘴。

    秦林今天要针对的只是苏逸,可不想丁妙妙这个时候发飙,人都来了,当然要慢慢玩。

    丁妙妙见秦林都出来制止王晴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想直接撕破脸皮,坐下后,喝了一口茶水,望着秦林,淡淡地说道:“秦大少,我听说你明年要跟王晴结婚了?是不是真的?”

    秦林没想到丁妙妙竟然还找起他的麻烦了,但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了,秦林也只能回答道:“有这个打算。”

    王晴听到秦林这话,一脸幸福地搂着秦林的胳膊。。

    剩下的人大都说着一些恭喜的话。

    丁妙妙看了王晴一眼,等那些人说完之后,又问秦林:“秦大少,我听说你前阵子不是在追余徽音吗?这么快就打算跟我们家王晴结婚了?”

    女人说话,大都是绵里藏针,丁妙妙外表可爱,但实则脾气火爆,林以云是她最好的闺蜜,王晴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她,丁妙妙是退一步越想越气。

    这仇不报,她怕自己饭都吃不下去。

    秦林真就感觉不太妙,他跟王晴说明年结婚,当然是骗她的,

    就王晴这样的,也就长得还行,玩玩可以,跟余徽音比起来,连人家脚指头都不如。

    丁妙妙现在问出这个问题,简直杀人诛心。

    如果他今天说自己追余徽音是没有的事,那明天传出去,在余徽音那边,他可就真没戏了。

    怎么还没整上苏逸,他倒被难到了。

    秦林沉吟了片刻,冷着脸说道:“我是在追余徽音,怎么了?”

    王晴刚才还一脸的幸福,听到这话,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全场死一样的寂静。

    秦林冷笑了一声,侧过头对王晴说道:“我是说过要跟你结婚,但只是说说而已,大家不过是逢场作戏,你现在要是想走,就赶紧走。”

    饭还没开始,**味已经十足,秦林做得很果断,也很无情,他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王晴脸色煞白,犹豫再三,问道:“那你送我的钻戒……”

    “你喜欢就买,我不差这点钱。”秦林说道,“你不是喜欢钱吗?你想要什么,买就是了,跟我结婚,那肯定不可能的。”

    不得不说,秦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的确太毁人三观了,但偏偏又是大实话。

    王晴慢慢抽回自己的手,眼眶通红,无尽的屈辱感和羞耻感让她想要离开,但如果离开了秦林,她今后还能过上这么优越的生活吗?

    她家里并没有余徽音那般的优越,偏偏跟秦林在一起这段时间,让她感受到了有钱是多么的好。

    从简入奢易,但习惯了奢侈,在想要过以前那种普通的日子,可就难了。

    丁妙妙以为王晴会愤然起身离开,甚至是给秦林一个耳光,但她没有,她就坐在秦林身边,无声地哭泣。

    秦林脸色更冷了,说道:“要哭就出去哭!”

    王晴吓得打了一个哆嗦,擦干净眼泪,老老实实坐在秦林边上,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