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马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谭红夫字数:2151更新时间:21/08/04 11:51:00
    现如今姜恒来不及多想,管理者答应后立马转身就往父母监狱跑。

    派发者看着他背影疑惑问“三位当家干嘛对他那么好?”

    “毕竟他明天会死得那么惨,估计可怜他吧。”管理者推测,随后拿出对讲机,吩咐人去把东西准备好,送到两间牢房。

    秦冉轩和秦冉晓在牢房里等了半天都没等会姜恒,心中担心,本想出去看看,结果还没出得去,一个獐头鼠目腰间挂着马鞭的男人走进来,将一盒饭菜,五百毫升的水和一颗消炎药膏甩在了地上随后就走了,走时还骂骂咧咧“也不知道干什么?把这些东西给你们,真晦气!”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姜恒帮他们弄来的,但姜恒人呢?

    秦冉晓却表现得比较淡定,她说“徐火肯定不会先对姜恒动手的,他那个疯子唯一的优点就是说话算话。”

    但话是这么说,两兄妹终归还是放不下心,只能在监狱焦灼的等着,他们不能贸然行动,不然只怕会拖累姜恒。

    而另一边,姜恒连忙用帮姜父擦拭了伤口,喂了他一点水,本想尝试着将精神力传送一点给姜父,但姜父实在是太过于虚弱,姜恒不敢贸然行动。

    “妈,来。”姜恒将刚才送来的饭菜和父亲没喝完的水都递给了母亲。

    盒子里就只有白菜,洋芋丝和一些干饭,在平时不知道多简陋的伙食却在这里成为了想都不敢想的美食。

    姜母的手都在哆嗦“孩子,你呢?”

    “我吃过了,不饿。”姜恒心疼的看着苍老不少的母亲“您快吃吧。”

    “那也不行。”姜母唾液划过喉咙,拿起放在旁边的土豆皮,塞了几块在嘴里“我要给女儿留着,她应该也很饿。”

    姜恒鼻头一酸“妈,没事的,我会给姐姐找到更多的东西,你先吃好不好?”

    终究,姜母还是没抵抗得住胃里翻来覆去的饥饿感,伸手借助了饭盒,一边落泪一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突然旁边传来一阵声音“救命!救救我!分我一点吧......”

    姜恒和姜母都顺着这有气无力的声音看了过去,每间牢房都是用铁栏隔开,看到到隔壁牢房在干什么,这声音就来之姜父,姜母的隔壁牢房,是一个男人“求求你们了!我女儿要不行了......”

    男人把身子让开,露出了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的身形,她蜷缩成一团,那微弱的呼吸声仿佛下一秒就会断掉。

    如果是你会怎么做?如果这饭是姜恒的,姜恒一定会让出去,但,这饭和水也是自己父母救命的......

    而就在姜恒还在纠结犹豫的时候,母亲已经把手里还剩下一半的饭和水递了出去。

    姜母转身迎上姜恒的目光,她说“如果我是那父亲,我也一定会需要一个好心人。”

    姜恒向母亲伸出手,将她抱在怀里,内心五味杂陈“妈妈,给我讲讲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姐姐又在哪?”

    姜恒和母亲靠这墙席地而坐,据母亲说,病毒爆发后,姜父姜母和姐姐姜星三个人都十分幸运的成为了第一批撤离者,前往a市,撤离途中,手机丢了,根本无法联系姜恒,但想着去了a市见到姜恒一切都好了,谁知道撤离车队,途中被丧尸群围攻,大多数人都死了,姜星为了救一个老爷爷下落不明。

    后来,姜父姜母阴差阳错的跑到了这监狱下面,当时监狱刚建起,很差人,于是两位老人又阴差阳错的被抓了上来,结果这徐火不是人,每天派一批人下山去收集物资,一批人在山上搬运物资,各式各样的军火和没有见过的设备,建筑房屋,打扫清洁......

    最重要的是生活条件还很差,每天三顿,早上多一点有一个馒头,其余时候都是一碗白水土豆皮了事,两天才给一点点浑浊的水,监牢潮湿又有一种无法言说的腐臭味,下头处刑台时刻都有血腥味飘上来,有时尸体腐败了好几天都没人管。

    时间一长病了倒下了都很正常,但没人管他们,死了就丢出去喂丧尸,没死就得继续干活,如果姜父明天还没醒,估计早上六点就会被丢下去喂丧尸。

    在这一句又一句平淡而悲哀的话语里,姜恒已经感受到了这么多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气愤,时至今日,他才明白这种时候唯有华夏政府最为可靠,单打独斗毫无胜算,只盼零可以快一点找到沈念。

    而此时零,站在a市入口,刚才马路只有一条路,至于现在面前三个分叉口。

    零:......往哪边走来着?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一切都会改变。”姜恒握住母亲的手“爸爸也不会有事的,我也一定会找到姐姐,我们一家一定会团聚。”

    末世之下一家团聚,痴心妄想又弥足珍贵。

    “孩子,你不要干蠢事,爸妈都老了,死了也没事....”妈妈说“只要你和星儿可以好好活着,就好。”

    姜恒笑了一下,给母亲大致讲解了一下自己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母亲听后,手都在打颤“你说刚在在楼下和大当家叫嚣的是你?”

    点头。

    随后就听到了母亲带着哭泣的声音“你在干什么你?你这不是找死吗?末世之下人和人的确该互相帮助,但这一切都要以自己的命为前提啊!”

    “妈,徐火暴虐无良,总该有人带头,这个人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呢?”

    “早就有人带过头了,但无一例外全输了!”母亲敲打着姜恒的脑袋“你觉得自己有多大的本事。”

    姜恒说“我并没有多大的本事,但说不定呢?”

    姜母反驳“说不定你就死了呢?”

    姜恒坚定了语气“说不定我赢了呢?这座监狱的人都可以得救。”

    “妈妈,我答应了一个人要和她一起拯救世界的。”姜恒故作轻松的笑了“相信我!”

    事到如今,姜母还能说什么吗?她只能祈祷明天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哐当一声,监狱门全部又锁上了,灯也暗了下来,整栋楼,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但却异常寒冷,徐火也不可能给他们任何保温措施,姜恒本来穿的大衣也给了秦冉晓,精神力大幅度替身的姜恒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父母的精神有多弱。

    零,老大......

    而零因为受到姜恒精神力的影响,和普通丧尸的气味不同,导致零不主动攻击他们,但有一些逗猫惹狗手贱的丧尸也会主动攻击他,导致零一路走得十分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