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就是我(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谭红夫字数:2022更新时间:21/08/06 10:10:15
    剩下的三个薛延陀人,此时也有些悲凉的给之前死掉的两个薛延陀人收尸。

    韩元他们出来不久,便看到赶来的翠莺阁的老鸨子。

    跟着她的,还有一众打手!

    显然,他们是听到了动静,马上过来查看的。

    一见到韩元他们,老鸨子马上拉住韩元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她的眼睛可尖呢,一眼就看到了跟在程处默他们身后的五个女子。

    老鸨子自然是认识她们的,看到她们此时的样子,颇为的狼狈,心中也大致猜测出来了什么。

    韩元开口对她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我兜着,另外,薛延陀的那群人太过粗鲁了,被我们教训了一顿,他们也不会再来了,估计包厢里面打碎了不少的东西,算是我赔偿给你的,另外他们走的时候,你们也拦住他们,向他们索要赔偿!”

    “好嘞,听您这么说,妈妈我心就放下了,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韩公子你吗?你就放心吧,我绝对要他们多多的赔偿!”

    老鸨子对那群薛延陀人,也是非常的恼火。

    虽然她也是把拉皮条赚钱,但是却没有不把人当人,起码还是有些良心的,这也是为何韩元对她比较和善的缘故。

    “行了,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们也不多久留了,先走了。”

    韩元起身告辞。

    从虎口当中被救出来的五个女子,顿时对韩元他们感激的福身道谢。

    “多谢三位公子!”

    “没事!”

    程处默大咧咧的摆了摆手说道。

    在翠莺阁里面的时候,程处默和秦怀玉都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不过出来之后,两人就有些担心的对韩元问道:“韩兄,你可是朝堂官员,就这样进出青楼,是不是有些不大好?”

    “是啊,今天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要是被那些御史言官们盯上了,那就不大好了。”

    秦怀玉还有程处默自己不担心,但是比较担心韩元。

    毕竟韩元年纪轻轻,就受到了李二重视,而且在科举当中还得罪了几大世家,难保他们不会在朝堂之上借机发难,针对韩元!

    这一点,韩元早就想到了,不过,却没有放在心上,只要明天和薛延陀的二王子扎木克签订了契约,谁攻击他都没用了。

    果然!

    八卦的人,无论是什么时代,都特别的多!

    昨晚发生的事情,仅仅一晚上的时间发酵,马上所有人就全都知道了。

    早上韩元出门的时候,还听到街道上不少百姓,凑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

    “哎,你听说了吗?昨天薛延陀的使者来长安,在翠莺阁的时候,因为强迫卖艺的淸倌儿,被状元郎直接拧掉了脑袋!薛延陀的那个狗屁王子,连屁都没有敢放一个!”

    另外一个人,显然是见过韩元的,忍不住质疑道:“你开什么玩笑,韩公子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么可能把两个壮汉的脑袋拧掉呢?”

    “哎,你还别不信,别看韩公子瘦瘦弱弱的,但是那手上是有真本事的,你以为呢?”

    “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

    ...

    听到他们的对话,韩元心中一阵无语,自己根本没有下手好不好。

    捏碎了对方喉骨的,完全就是程处默还有秦怀玉两个人!

    啥时候他下手了?

    这不是自己的,也变成自己了,不知道一会儿到了朝堂之上,御史得怎么说他呢!

    ...

    来到皇宫没有等多久,就上早朝了。

    很快,李二龙行虎步的走到了龙椅上坐下来,而后百官山呼!

    “众爱卿平身!”

    百官站起来后,分列于两侧。

    而后,就是朝臣叙述事情,让李二和百官决断了。

    首先开口的,是户部尚书戴胄!

    戴胄先是说了国库的情况,又叙述了一下之前,前往占城国,还有江南运送粮草的事情。

    紧接着,又是吏部尚书杜如晦,叙述关于官员考察安排的事情。

    等到这些大事完了,韩元以为就结束了。

    但是那些世家的人,还有御史台的言官,明显不打算放过他!

    班列里面,这个时候一个言官大步走了出来,躬身说道:“陛下,微臣弹劾韩元肆意妄为,而且身为朝廷官员,竟然悠闲去逛青楼,实在是有辱斯文!更是纵容手下,杀害薛延陀两位使者,理应严办!”

    嗯?

    这口才可以啊!

    大帽子一个接一个的扣上去了。

    要说他没有被人指使,韩元打死都不相信!

    就在韩元有些疑惑,这个六品的言官御史是谁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介绍的声音,“这人叫崔赣,清河崔家人。”

    韩元闻声转过头去表示感谢,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礼部尚书李道宗,也是江夏郡王。

    “多谢江夏王解惑。”

    李道宗闻言笑了笑,摆手说道:“无妨,这些御史言官就好像是苍蝇一样,朝堂之上几乎谁都不喜欢他们,但是没有他们还不行。”

    “是啊!”

    两人没有聊两句,李二就在龙椅上,喊韩元出去为自己辩论了。

    “韩元,你有何话说?”

    韩元闻声,马上从班列里面也走了出来。

    “陛下,微臣有话说!”

    “说!”

    韩元这才看向崔赣,对着崔赣问道:“这位崔大人,不知道你看本官去青楼,是什么时候,点了什么姑娘,怎么和姑娘肆无忌惮的?”

    “哼!现在长安城内大街小巷,都是关于你韩元的谈论,难道你还不知吗?”崔赣对韩元冷哼一声说道。

    韩元闻言微微笑了笑:“哦,既然你听他人传言的话,那这件事就不作数了!”

    “为何不作数了?”

    崔赣听到韩元的话,情不自禁的就接了下去。

    韩元笑着说道:“既然是他人谣传的流言蜚语,如何作数呢?比如说,我听人说,崔大人扒灰,难道崔大人就真的扒灰了?”

    “你...”

    崔赣没有想到,韩元竟然直接在大殿内说他扒灰!

    这要是传出去了,他还怎么做人?

    “韩元!你血口喷人!凭空污蔑!”

    崔赣简直要气死了,一微微发黄的脸,此时气的青紫,伸出手来就好像要打韩元一样。

    韩元闻言,则是随意的说道:“污蔑?什么污蔑?我是听人说来的,难道还不能够让我听人家说话了?”

    门下省侍中王珪,这个时候语气冷淡的说道:“韩元,陛下是要你辨别清白,不是要你污蔑他人,朝堂之上严肃之地,不要多耽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