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街头霸吻,刺了谁的眼?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孤岚逸字数:2179更新时间:21/08/06 10:03:32
    韩元想了想说道:“我暂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怎么说今天我们得赶紧去现场看一看,这边的风沙大,不知道那里的痕迹有没有留下来。”

    “放心,绝对能够留下来!将士遭遇伏击的地方是在山坳当中,那里并没有风沙!”

    韩元闻言点了点头,“要是这样,也许我们运气好的话,应该可以发现一些什么线索。”

    “不过也不抱什么希望,估计这边出事之后,凉州府的人已经把那里搜查几百遍了,要发现他们早就发现了。”

    李孝恭听到韩元的话,并不抱什么希望。

    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他们才刚刚来到这里,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呢。

    吃完早饭之后,李孝恭和众人直奔刺史府而去。

    凉州刺史罗芳早就来了,而且就等着众人呢,见到大家到来,连忙让人热情的迎了进去。

    等到大家在厅中落座之后,下面的小吏赶紧给众人上了热茶,然后快速的退了出去。

    “罗刺史,这一次我们来的目的,你应该也清楚,我们的时间不多,你的政事也比较繁忙,我们就长话短说,最好把一些我们不知道的过程详细的跟我们叙述一下。”

    韩元开口首先说道。

    罗芳闻言目光落到了李孝恭的身上,李孝恭点了点头,“罗刺史,有什么就赶紧说吧!”

    “好!那我就从头把事情和你们说一下。”

    “其实,今年的饷银和往年一样,都是户部发送文书给我们,然后朝廷派出军士护卫运送到凉州,时间基本上,就是在四月中旬左右,五月初的时候到达,已经连续五六年了,都是这样!”

    李孝恭点了点头,对于这个他是了解多一点。

    没有人打断他,他继续说道:“今年四月中旬的时候,我们就收到了户部的文书,然后就等着军士把饷银护送过来,以往的时候,军士路过各处州县,都会把消息传过来一次,以便于让我们知道进度。”

    “但是今年的四月末的时候,路过兰州,最后一个消息传回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传到凉州了!”

    罗芳说到这里的时候,韩元忍不住挥手打断了他一下,“那罗刺史,不知道你们是在护送的军士出事之后多久发现的呢?”

    罗芳看了李孝恭一眼,见李孝恭没有不高兴的表情,心中对韩元的重视程度提高了一层。

    “唔...差不多是三天左右的时间,因为仵作检验过阵亡的将士们的尸体,死了差不多正好三天左右!”

    韩元闻言笑了笑:“抱歉罗刺史,打断了你,你现在可以继续了。”

    说着,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小本子,用一个炭笔正在上面写写画画。

    罗芳继续说道:“按照以往的进度,基本上兰州的消息传来四五天的时间,他们就能够进入凉州了!就需要给我们发消息,以便于我们可以派人接他们,也是保证交接的时候饷银的安全!可是五六天都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我原本是不怎么在意的,也有些着急了,而且还派出去了不少的斥候向来的路上搜索过去。”

    “那你们是怎么发现的呢?”

    韩元眯了眯眼睛,目光死死的盯着罗芳的眼睛问道。

    “斥候是凉州別驾檀胜,派出去的,而且为了尽可能的搜索到消息,足足派出去了三百多斥候!终于进入凉州境内百里附近的山坳当中,我们发现了他们的尸体。”

    罗芳提起那些尸体的时候,脸上浮现了一丝的复杂之色。

    “我们没有多耽搁,连忙先把消息传回了长安,并让人在附近搜索,但是一点发现都没有。”

    韩元这时候发问道:“之前罗刺史说仵作断定,那些将士刚刚死去三天左右,那下官想要问一下,四五天的时间,他们应该就已经进入了凉州境内,而你们是六天之后,才发现不对的,而后斥候搜索,你们花费了多久找到的他们?”

    “一天半的时间!”

    “那就是两天半,消息传回来,你们再派仵作去的话,起码就要将近大半天,或者一天的时间,而他们的尸体,肯定早就已经在之前,就已经死了两天以上了,加起来怎么说都得有五六天了!根本不可能是三天死亡时间!”

    听到韩元的话,罗芳的脸色也微微僵硬住了。

    但也仅仅是愣了那么一下,很快就恢复了自然,不过眼中同样也带上了一丝迷茫之色。

    “仵作是我们凉州府特意找来的,他们是祖传的这门手艺,前朝的时候就是仵作,靠着这门手艺吃饭,距离现在也有五六十年了!断定将士们死亡时间,就是他断定的,之前你不问,我还没有注意到,我去让人把他喊来。”

    罗芳想了想直接说道。

    韩元和李孝恭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点了点头。

    这才刚刚来,韩元就从罗芳的话中发现了疑点,李孝恭看向韩元的目光,也透露出了一丝赞赏之色。

    韩元他们并没有等待多久,很快,仵作钱森,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钱森身材不高,身穿粗布麻衣,脸色微微有些发黄,年纪大概也就三十岁左右,比较年轻。

    看他的眼睛和精气神就能够看出来,他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

    因为第一次见到朝廷的钦差,所以微微有些紧张,手不停的搓着衣角袖口,面上的表情有些局促。

    “咳咳咳...钱森啊,这几位都是从长安城来的钦差,他们是负责调查之前凉州饷银被劫一案的!不过他们发现了一些问题,你之前说那些将士们的尸体是死了三天,但是刚刚这位钦差说时间对不上,你来解释一下。”

    罗芳对钱森说道。

    钱森原本还有些紧张,现在一听这话,马上非常激烈的反驳道:“不可能!尸体一般在死后两刻钟,到一个时辰之内就会硬化,四个时辰到六个时辰之后完全僵硬,而十五个时辰后软化,四十五个时辰后恢复原样!”

    “那些将士们的尸体,我看了,无论是尸斑的扩散,还是头发刚刚脱落的表现,都是表明了,他们一定死了三天左右,绝对不会超过三天半!”

    李孝恭闻言挑了挑眉,然后目光落到了韩元的身上,想要看看韩元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