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Star的小脾气

类别:网游竞技 作者:蠢萌的小白字数:2144更新时间:21/08/06 10:03:32
    “哇!楚鹿人,这是被你吸的吗?”云罗公主这时看到“死成一团”的假利秀,哪怕素来胆子大,也不由得往楚鹿人身边躲了躲。

    “我轻易不会吸人……这是他自己邪功反噬!”楚鹿人白眼道。

    之前被上官海棠就走的皇帝,这时也被上官海棠扶了过来。

    因为假利秀的点穴手法特殊,海棠一直解不开穴道,皇帝也只能小步慢挪。

    上官海棠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高手是敌方的,也不敢强冲,只好在一旁躲着,之前被扶桑鼓手、锣手的余波震伤,还好皇帝因为不懂内功,所以受到的伤害反而不时很严重!

    与此同时,曹正淳带着东厂的高手,姗姗来迟。

    “陛下!老奴救驾来迟,万死、万死啊!”曹正淳一上来就拜倒道。

    “嚯,曹公公,你这来的再晚点,就能张罗新皇登基了。”楚鹿人撇嘴道。

    不过曹正淳还没怎么样,皇帝先一个劲儿瞪他——会不会说话了?

    云罗马上踩了他一脚道:“你别乱说……皇兄还没有子嗣呢!”

    皇帝:……

    “曹正淳……给朕解穴!”皇帝声音不大,不过火气却不小,只是受制于穴道被封,挑不起嗓门。

    曹正淳起身又告罪一声:“老奴万死。”之后查看起皇帝的状况,接连点了点,然而……没解开!

    “你搞什么鬼?平时不是很厉害吗?”皇帝现在火气很大。

    “回陛下,这……这应当是扶桑特有的点穴法,与中土武学不同……对了!那段天涯在东瀛修炼过很长一段时间,护龙山庄应该有会扶桑点穴法之人吧?”曹正淳实话实说道。

    楚鹿人闻言有些惊讶——曹正淳这怎么转了性,还主动让起了功劳来?

    “皇上,段天涯的确在东瀛修炼数年,肯定能解开穴道。”上官海棠连忙也跟着说道。

    曹正淳这时却露出难色道:“这恐怕……不大容易,回禀陛下,刚刚正是那护龙山庄的地字密探归海一刀,去天牢劫狱,杀了不少东厂的番役,老奴就是因此才来迟的,咳咳咳……”

    曹正淳说着还咳了咳,一副“老奴受了伤”、“老奴很不容易”的样子。

    楚鹿人闻言眉毛一挑,顿时对曹正淳稍微高看了一眼,从“一般蠢”到了“比较蠢”的程度!

    这一手竟是连护驾之功都不要,先去将护龙山庄的“劫狱”坐实了!

    当然,楚鹿人估计,曹正淳刚刚也应该在周围,只是没有现身,如果没有楚鹿人的话,曹正淳肯定也会出手。

    曹公公这是自己的功劳都不要,也要多啐护龙山庄一口痰,对此……楚鹿人很欣慰,就是这个节奏,咬!

    上官海棠闻言,则是露出急色道:“我大哥怎么了?”话一出口,上官海棠已经后悔……她不应该在皇上面前,表现得这么心急,尤其是在得到劫狱的消息之后。

    否则更加会令皇上觉得,护龙山庄抱团、搞小圈子。

    “那就要问神侯和上官密探了!护龙山庄的密探的确厉害,两人联手竟是在老奴手中也走脱了……请皇上责罚老奴,不分轻重之罪!”

    曹正淳这是咬死了,自己是因为归海一刀劫狱、段天涯越狱,这才来得晚了。

    上官海棠闻言,脸色也只是稍微好看了些。

    楚鹿人估计,以此时段天涯和归海一刀,那尚未大成的功夫,只怕……能够逃脱,也不可能是“全身而退”!

    神侯的原计划,应该是让段天涯来救皇帝,只要暗示、甚至只要放任归海一刀去劫狱就可以,根本不需要直接指挥。

    到时候皇上如果是被段天涯所救,那自然所有误会都能够解开,反而皇上会对护龙山庄感觉亏欠。

    然而现在段天涯和归海一刀,在劫狱、越狱时,与曹正淳打斗一番,之后负伤离去,并非直接救了皇帝,甚至还耽误了曹正淳救驾,这差别可就太大!

    神侯也应该是发现劫狱失败,这才命海棠来做最后的保险。

    “皇上明鉴,段密探和归海密探,定是担心皇上安危,所以才……”上官海棠还想要解释。

    “够了!先想办法给朕解穴。”皇帝显然已经没什么耐心,尤其是面对上官海棠的时候,皇帝感觉心理很复杂,想想之前的利秀公主,皇帝心里更加复杂,忍不住就想要生气,不过刚刚生气又想到人家好歹刚救了自己,于是又压下火气。

    “我来看看。”楚鹿人说着,搭上了皇帝的肩膀。

    之后七幻虹光指力,顺着皇帝的肩井大穴渗入经脉……

    扶桑点穴法什么的,楚鹿人并没听过,不过想来所谓的点穴、解穴,无非是指力相冲,扶桑的武学虽然另出机杼,有研究研究的价值,但毕竟底子还是中土武学的这一套,不可能自己另行发现了什么其他经脉。

    之所以“解不开”,应该是因为皇上自己没练过内功,而且点的力道、位置又比较危险,担心一不小心解坏了……

    不过楚鹿人的七幻虹光指力不一样,是直接渗入经脉,用来冲穴的话,比纯粹用外力指劲解穴,要舒缓、完全得多。

    “楚大侠,您可小心着点儿。”曹正淳见楚鹿人蛮来,紧张的提醒道。

    两声微妙的轻微冲破障碍的声音之后,皇上明显松了口气,之后瞪了曹正淳一眼道:“楚大侠比你小心谨慎多了!”接着看了楚鹿人一眼。

    虽然没开口问,但楚鹿人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主动补充说道:“我不谨慎,我很莽的,是你妹妹非拉着我过来。”

    “也多亏皇妹了。”皇帝赔着笑说道。

    云罗现在很是“嚣张”,显然还记得白天她皇兄训斥她的事情,故意说道:“没什么,我也只是没被国色天香的大美人骗了,所以能正常发挥而已!”

    听到国色天香、美人什么的,皇帝的脸色更加别扭了几分,显然阴影还在。

    上官海棠见状,连忙说道:“这位利秀公主,很可能是扶桑人假扮,而且还是男人,那段密探定是被冤枉的!”

    楚鹿人这时也附和道:“不错不错,我也这么想,谁会对一个男人意乱神迷呢?即使有,肯定也是邪功引诱!”

    皇帝脸色愈发阴沉,上官海棠乍听楚鹿人这是好话,只是越琢磨越觉得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