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大江毕竟东流去(求打赏,求月票)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哭泣的叶子字数:2559更新时间:21/07/31 07:17:24
    百骑司的人飞速地踏入了高阳公主的府内。

    “将所有人都看管起来,封锁消息。”云瑞喝道。

    “高阳公主呢?”

    李世民眉头紧蹙,脸上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

    “回……回陛下,公主现在在厨房。”一个宫女战战兢兢的说道。

    “厨房?深更半夜的……让她给滚过来”李二的火直冲天灵盖。

    出了这样的丑事,竟然还能像没事儿的人一样半夜再加一餐?

    李二忽然再次制止道:“不......就让她留在厨房,百骑司的人去看着,不准她过来,等这边五马分尸之后再说.......”

    “你过来,我有话问你!”李二对着小宫女说道。

    “陛……陛下……请问。”小宫女被李世民低喝了几声,小脸一下子白了。

    李世民沉默了许久

    这种事儿自己都脸红,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小宫女问道:“我问你,昨天公主可是带回来一个人?”

    “一个男人?”

    李二的语气猛然变了,冷冽如万年寒冰。

    砰!

    小宫女手一软,端着的盘子掉落在地上。

    “陛下饶命!”她整个人都匍匐在了地上,不敢动弹,脸更是吓的没有了一丝血色。

    公主府邸出了这种事,而且还被皇上知道了,至于公主会受到什么责罚她不知道,但是作为贴身的宫女那可是死罪!

    “老实讲来!”

    李二咬着牙说道。

    小宫女这时候早就跟筛糠一样,手脚直打颤:“圣上饶命,昨夜公主确实带回来一个人……”

    小宫女一五一十的将昨夜发生的事给讲了出来。

    说到最后,李二的眼睛都发红了。

    “人还在?”

    “还……还在。”小宫女牙齿打颤。

    李二闻言,肺差点气炸了。

    脸都成了紫茄子色。

    竟然真的没走?

    这厮胆可真肥!

    “带路。”李世民闻言,眼神眼神透骨奇寒。

    虽然李二说话的语气很淡然,但紧握发白的指节出卖了着他内心的愤怒。!

    李二深吸一口气,神情肃然,随着小宫女疾走几步。

    云瑞摆手让所有人退下,自己跟上。

    到了门前,李世民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忽然有那么一瞬间,自己想见识一下这个男子,竟然能把自己骄傲如牡丹的女儿高阳给迷住?

    “让五马分尸的人准备好,一会儿以摔杯为号,直接进去给我拖出来就地正法……”

    ……

    此时的秦寿唏嘘生活不易。

    本以为自己作为穿越者,又有辅助系统的话,自己的生活肯定过的赛神仙,但是现实却是狠狠扇了秦寿一巴掌。

    他不由又想起昨夜。

    哎!

    宝宝内心苦啊!

    身上若缠千万贯,谁拿肾水赌明天!

    心烦意乱的秦寿,忽然想吟诗颂词,以振男儿气概。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此时的秦寿正胡言乱语在兴头上,浑然不知道外面危机已经逼近。

    “好诗!”

    刚进门的云瑞忍不住脱口而出。

    但是,随即云瑞就意识了什么,赶忙低下了头,差点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了。

    秦寿也被吓了一跳,才蓦然看见进来两个男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哎呀,我的娘,这是又招贼了?”

    这大晚上的怎么进来俩人?

    而且秦寿从来就没有见过,关键这俩人的面色有些不善啊!

    前面的这位年龄有点大,身穿锦绣绸缎,色彩不算多么亮丽,但是却给人一种无端的华贵感。

    后面那个人看上去年轻很多,眼睛炯炯有神,虽然也穿着绸缎,但是身上的气场却是低了几分。

    地位立分高下。

    自己好像没和人结过仇啊!

    嗯?

    似乎和李玲有几分相似,特别是这眉眼。

    莫非……

    这老头不会是李玲的父亲吧?

    看这架势,来这里轻车熟路的,难道是专程来修理自己的?

    不会这么狠吧?

    况且,现在可是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您可是岳父大人?玲儿的父亲???”秦寿试探的问道。

    “哼,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称我岳父?!”李二气得冷哼一声,气的肺都快炸了。

    “没跑了!”

    “咕嘟!”秦寿干咽了一口唾沫,脸上汗流直下。

    坏菜!

    他明白这真是便宜岳父来了,估计知道了自己和他闺女的事儿,现在正在气头上。

    话不能乱说,以防挨揍。

    而李世民内心除了愤怒,还夹杂着震撼。

    因为刚刚推门进来的时候,恰巧听到了秦寿说的几句诗,不由自主的低声吟道:“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李二眼中闪烁,面色冷笑着对秦寿说道:“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生后名?这口气不免吹的太大了吧?就你,你了解当今圣上吗?”

    李二心中不由气笑了。

    说实话,刚刚听到这首诗,他还真的有些舍不得杀这家伙,但是与皇家的脸面比起来,这点才气还远远不够。

    他默默的坐下,将一个杯子握在手心。

    心道:“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却见秦寿说道:“怎么不了解?不是我和你吹,圣上他自己都不一定有我了解!”

    前世,自己业余也曾是写大唐文的扑街狗,虽然没什么成绩,但是手头上史料几乎被他快翻烂了。

    “哟呵,没见过这么狂的,竟然说比圣上还了解自己?那你倒是说说,当今圣上到底什么样的?”

    李世民牙齿咬的“咯咯”响,心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朕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狂妄自大、没有真材实料的人,看来杀你不冤......”

    他的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压制的怒火,他将手中的杯子慢慢举起。

    此时的秦寿却是浑然不觉,还笑着:“既然岳父想听,那我就说几句。”

    他现在想着的是,岳父心里不痛快,得在他面前表现表现。

    于是,秦寿拿出前世给员工们开会的精神头,先在心里简单过了过,然后开始侃侃而谈起来。

    “咳咳.......我就简单讲两句......就两句。

    要说当今圣上,文治武功,雄才伟略。”

    先说在政治上:任用人才,完善制度,从谏如流,治理的国家河清海晏……

    再说在经济上,实行均田制和租庸调制,使农民有可能安定生产,耕作有时……

    还有,改革科举代替门第,让寒门入仕的机会大增,给整个大唐带来新气象。

    另外在军事上,统一全国,不仅如此圣上还增强了民族间的广泛互补,实现了多民族共同发展进步的宏大方面,被其他各组拥戴为“天可汗”……

    文化上,圣上更是完善了缮写、整理、校勘图书,其无论冲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远超前代,被誉为“群书大备,此种丰功伟绩。

    在外交上,圣上更是繁盛景况,世界各国争遣使入献见,道路不绝,每元正朝贺,多达数千人……”

    “......”

    “综上多层次的所述,全方位的角度来评价,当今圣上担得起是千古明君的典范。”

    ......

    秦寿前世开会的时候就容易犯这个毛病,每次总说,简单说几句,但是只要说起来就滔滔不绝,一桩桩、一件件,如数家珍。

    前世的时候,员工们因为这个烦死他了。

    但是

    这是大唐,这一番话直接让第一次听的李二给听傻了。

    他的表情被定格。

    这语言竟然还能如此表达?

    简洁有条理!

    直接有节奏!

    流畅有深度!

    这真的是眼前这年轻人说出来的吗?

    难以置信!

    简直太令人震撼了。

    李世民是那么的不敢相信,眼神木然的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

    脑子一片空白,吃惊地瞪大眼睛,无法相信的看着秦寿。

    “自己干了这么多事情吗?好些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呼~”

    “真的......他说的是真的,竟然比我都了解我自己,要不然怎么能够将这一桩桩,一件件,记得这么清晰......”

    李世民的眼神异彩闪烁……

    心头带着震惊和感动!

    ......

    百骑司主事云瑞也懵逼了。

    “我擦!”

    整个人如同是被雷击中了一般,脑子嗡嗡的。

    他喃喃的说道:“此子乃是大才啊!”

    他看着秦寿,心中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止!

    这不就是自己苦苦追寻多年而不得的吗?

    他多么希望这套说辞是自己说出来的。

    马屁竟然拍的如此清新脱俗,竟然比那帮文人墨客的文章还精妙,堪称拍马屁界的老祖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