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露出破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维果字数:1059更新时间:21/08/06 01:22:27
    “马兄,与他费什么话,先拿下再说,免得此子去通风报信。”

    旁边有妖尊不耐烦的接口。

    李宅闻言倒是长舒了口气,看来晋国的确还没有沦陷,师父、师娘,师姐也应该都暂时安全。

    “小道士,我劝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下场将会很凄惨。”

    被那妖尊称作马兄的马脸男子冷笑道。

    轰,回应他的是李宅拍出的金色大手印。

    这家伙也才不过四品,比鲶鱼妖尊差的可不止一星半点儿,就算加上另外几个二品三品的妖尊、鬼尊,也根本就不够看。

    金刚掌还未落下,李宅抬手又是一记火焰蒸腾的大手印。

    因为他清楚,这里是黑虎妖尊的占领区,不速战速决,等黑虎那厮闻讯赶来的话,就真的麻烦了。

    “愣着干嘛,此子不简单,一起出手拿下他。”

    马脸妖尊感受到两个大掌印上散发的恐怖威压,急忙祭出妖器宝物抵挡,并招呼其他人共同围殴李宅。

    轰轰轰,那几个妖尊、鬼尊都没有任何迟疑,纷纷祭出鬼器、妖宝轰杀。

    嗡,李宅体外浮现出一层凝后的土黄色罡罩,将四个家伙的攻击暂时挡住,仍旧只对准最强的马脸妖尊不断抬掌拍击。

    #送888现金红包#,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碰,金刚掌、火焰掌接连压下,马脸妖尊的妖宝被拍飞,他仓皇后退,可再快也快不过施展风雷遁的李宅。

    李宅临近,大掌印再次拍落,马脸妖尊体外护体妖光溃散,身体被打的四分五裂,直接死于非命,就连残魂也没有能够逃掉。

    这

    目睹马脸妖尊这么快就灰飞烟灭,剩余的四个妖尊、鬼尊全都面色大变。

    还不等他们后退,李宅已经收了战利品,急速冲杀而来。

    轰,一个二品鬼尊被火焰掌打中,立刻重伤惨死,在同境界之下,李宅的这种高阶战技就是无敌的。可以绝对碾压。

    逃,剩余的三个妖尊心惊胆寒,纷纷四散奔逃。

    李宅盯住了一个三品妖尊,因为那家伙掏出一颗传讯水晶,显然是打算通知其他妖尊,甚至有可能是黑虎。

    风雷炸响,他的神念刚刚融入水晶中,李宅就已经杀到。

    金刚掌、火焰掌不断压落,三品妖尊被轰飞大口吐血。

    李宅将他灭除后,再次追向剩余的两个妖尊。

    没有见好就收的离开,是因为已经他的经验值已经积攒了很多,只要能将这两个家伙也灭掉,就能直接到达二十一级。

    前方就是黑虎妖尊的大本营了,接下来的路途绝对不会太顺利,能再次突破的话,就能够多出一些保证。

    李宅便不介意将她们也一柄灭掉。

    两个妖尊在向着不同方向逃遁,那二品的妖尊身体发抖,脸上满是恐惧。

    他突破到妖尊境时间不长,妖宝都还没有来得及祭炼。

    轰,李宅追至近前抬手就是金刚掌,他不得不祭出妖器与压来的大掌印碰撞,怎奈他的妖器一下子就被金刚掌拍碎。

    紧接着,这倒霉的妖尊也毫无悬念的击杀。

    经过这短暂的耽搁,另一个三品妖尊已经逃出去很远,李宅并没有放弃,施展风雷遁快速追了下去。

    风雷环绕,李宅不断与对方拉进距离,眼见已经缩短到攻击范围之内。

    “大胆,竟敢跑到本统领的地盘上来撒野,你死定了。”

    突然,一声大呵从远空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裹带着滚滚妖风而至。

    “螳大人,救命!”

    前方遁逃的三品妖尊见到来人,立刻大喜的开口道。

    螳螂妖尊,乃是黑虎妖尊手下的两大统领之一,虽比天猞要弱一些,但也有九品妖尊的修为,有他亲自出马,这嚣张的小子必死无疑。

    然而,面对螳螂妖尊,李宅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

    轰轰,火焰大掌印、金色大掌印不断拍落,将那三品妖尊打的大口吐血,身体摇摇欲坠。

    嗤,一道镰刀状法宝划破虚空,带着急速的音爆声、向李宅的脖颈劈斩而来。

    这是螳螂妖尊隔着数百米祭出的本命妖宝。

    镰刀闪着黝黑的金属光泽,由于速度太快,空气中都摩擦出一串火星,镰刀刃芒所过之处,爆鸣声不断,空间都似被切割开。

    “嗯,中品妖宝,与辟邪剑法宝威能差不多,不可小觑。”

    李宅心中一突,他能够感受到那镰刀上的恐怖威压。

    当初在辰玉山外围,他还曾击杀过另一个螳螂妖尊,但那只螳螂只有二品修为,使用的妖器与这柄镰刀妖宝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两只螳螂是否有关系李宅不太清楚,但眼前这只绝对强大恐怖。

    不过,既然他已经出手,那三品妖尊也必须要死。

    李宅暂时没有理会儿螳螂妖尊的绝杀,他施展风雷遁冲杀而去。

    辟邪剑法宝出现在掌中,金系罡气蜂拥而入,巨大术加持,对准那三品妖尊狠狠斩落。

    辟邪剑法宝在巨大术催动下,化作八九米长的巨大剑锋,直接将那妖尊碾碎。

    与此同时,螳螂妖尊的镰刀也杀至,李宅挥动辟邪剑与之激烈碰撞。

    轰

    他身体倒退,黝黑镰刀被挡下,脑中响起系统的提示:“恭喜宿主升到二十一级,领悟新神通搜魂术......”

    升级突破后,李宅体内多出很多精纯的修为之力,几个时辰奔波大战的疲累也一扫而空。

    他再次恢复到全盛状态,而且比半天前刚出关时还要龙精虎猛,至少修为肉身都增长了一大截。

    搜魂术,这种可以窥探别人记忆的秘术他早就听说过。

    直接领悟获得了搜魂术,李宅还是很欣喜的,不过,他此刻却没有时间仔细品味。

    “小子,给我去死!”

    属下在他面前被斩杀,螳螂妖尊怒火中烧,挥动妖宝镰刀向着李宅的头颅斩来。

    轰,辟邪剑与黝黑镰刀碰撞,李宅身体再次倒飞。

    虽说他突破到地级境三品,修为有了长足的进步,可对方毕竟是九品妖尊,彼此间足足差了六个小境界。

    方才螳螂妖尊远距离操控妖宝无法发挥出全部威能,现在他手握妖宝,澎湃的妖力灌注其中,自是比先前难以对付。

    李宅并不惧怕。

    他虽然被强大的力道振飞,但对面的螳螂妖尊也不太好受。

    噼啪声中,辟邪神雷沿着镰刀妖宝击打在螳螂妖尊的手臂上,将其体外环绕的妖气都击散了很多,他的手臂更是微微麻痹颤抖。

    李宅再次施展巨大术,利用金系罡气催动辟邪剑,对准螳螂妖尊劈斩。

    轰,这次螳螂妖尊的镰刀同样巨大化,光是刀头就足有一间房屋大小,带着黝森的寒光与辟邪剑碰撞。

    李宅的手臂酸麻,虎口溢出鲜血,硬碰硬,就算有中品辟邪剑法宝对妖鬼的克制效果,他仍然有些吃不消。

    螳螂妖尊心中同样震惊无比,面前的小修士竟然在战斗中就这么突破了,还能凭借三品的战力与他拼个不相上下。

    这小子很危险,绝对不能让他再成长下去,哪怕拼着损伤一些元气也要将之灭掉才行。

    打定主意后,螳螂妖尊周身妖力澎湃,一个巨大如小山般的螳螂虚影在他身后浮现而出。

    “这是什么?法天象地吗?”

    李宅瞳孔微缩,他从那巨型螳螂身上感受到强烈的威胁,这家伙的气息绝对超越了十品境。

    “斩”

    螳螂妖尊手臂缓慢抬起,艰难的吐出一个斩字。

    随着他的妖宝镰刀挥动,那双眸比水缸还大的巨型螳螂也抬起一根青黑色的镰刀,对准李宅劈斩而来。

    青黑色镰刀乍一看只是虚幻之影,但却在自主吸收天地间游离的妖气,劈斩到李宅头顶之际已凝实如金刚。

    李宅右手挥动辟邪剑与妖宝镰刀碰撞借势后退,左手快速点动,一层层水幕之墙出现在前方、阻拦那巨型螳螂劈出的青黑色镰刀。

    整整十五层水蓝色光幕屏障,这是如今李宅的极限。

    然而,咔咔咔,水幕之墙与青黑色镰刀刚一接触,就一层层的崩碎开,而镰刀的威能只是稍稍减弱一些。

    李宅借助反震之力快速倒退,可那镰刀就犹如跗骨之蛆般紧紧跟随,大有不将他斩杀就不会消散的意思。

    轰轰,李宅接连打出金刚掌、火焰掌与巨型镰刀碰撞。

    这次终于有了效果,掌印虽被斩灭,但那青黑色的镰刀威能也在被不断削弱,最终被辟邪剑挡下。

    “竟然还不死,我再斩!”

    螳螂妖尊见李宅只是被轰的倒飞,跌跌撞撞的落在地上,胸口起伏并没有受伤,他竟咬牙喷出几口精血,融入到身后的法相虚影中。

    嗡,那巨大螳螂本已虚淡的身影、再次清晰了很多。

    它的目光都似灵动了一些,随着螳螂妖尊的镰刀劈斩,青黑色镰刀再次对准李宅狠狠斩落。

    李宅可不是真被打落尘埃的。

    他之所以降落在地,就是防备对方还有后手。

    有大地山石作为屏障,这家伙的法天象地就算再强大,也根本就伤不到他。

    土黄色光芒闪烁,李宅在两柄巨型镰刀斩落的前夕,便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他逃入地下深处,螳螂妖尊却不会收手。

    轰轰轰,巨型镰刀所过之处大地皲裂、山石泥土崩飞,不过,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因为李宅遁入大地不久,便施展土牢术在身后布下了一座座土牢屏障。

    那些余波未尽的锋芒斩在土牢上,虽将其接连轰碎碎,但借助这短暂的阻挡,李宅已经逃向了更深处,根本就没有受伤。

    “该死的小子,竟然会土行之术。”

    泥土挥洒,大地出现了两条深深的沟壑,背后虚影消散的螳螂妖尊,降落在如同深涧般的沟壑边缘、忍不住开口诅咒。

    因为他的神识并未感受到李宅的身体被斩断,就连一些鲜血都没有。

    嗖,突然,一柄长剑从地下冲出,直至螳螂妖尊的脚心,这自然是施展土遁术偷袭的李宅。

    螳螂妖尊施展那类似法天象地的神通很吃力,就说明他境界不够,短时间内应该无法再召唤出巨形螳螂的虚影来。

    正是灭杀他的好时机,否则李宅早就借助土遁术逃走了,根本就不会再出现。

    轰

    镰刀妖宝与辟邪剑激烈对撞,螳螂妖尊的确无法再施展出禁忌神通了,且他刚刚也消耗很大。

    巨响轰鸣中,李宅竟与他拼了个不相上下。

    金刚掌、火焰掌、土牢术、引雷决,李宅的各种底牌神通不断施展而出。

    被两种大掌印打的手忙脚乱的螳螂妖尊体外出现土黄色牢笼,他刚刚劈开土黄色墙壁,头顶就有四五道拇指粗的天雷凭空出现。

    为了轰杀螳螂妖尊,李宅这是将他能引动的最强天雷接应而下。

    可以说,他根本就没有能力绝对掌控,其中有两道天雷就是冲着他来的。

    “疯子,真是个疯子。”

    那天雷充满了浩荡的毁灭气息,螳螂妖尊不得不重视,他想要避退,却被李宅死死缠住。

    对方为了杀他,竟然采取杀同归于尽的战术,螳螂妖尊也不得不叫一声疯狂。

    没办法,躲避是不可能的,他只有撑开护体妖光,吐出妖晶抵挡天雷,同时还要挥动镰刀与李宅的辟邪剑厮杀。

    轰轰,辟邪剑上辟邪神雷弹跳,与劈落的九天神雷交相辉映,两人交战的区域被噼啪闪烁的雷弧彻底淹没。

    片刻后,雷弧消散,一具无头的大螳螂尸体从空中坠落。

    再看李宅,他虽然还活着,但浑身都冒气了青烟,皮开肉绽,衣衫破烂头发焦糊,脸上漆黑一片。

    这的确是同归于尽的玩命打法,李宅虽成功将螳螂妖尊击杀,获得了二百多万经验值和十几万的魂币。

    但他自己也已经身受重伤,若非回春决已经在快速修复伤体,他在击杀螳螂妖尊后,自己也将失去战力。

    李宅在底牌尚未完全使用的情况下、就采取以命搏命的打法,是脑子秀逗了吗?

    自然不是。

    他之所以引动不可控的天雷之力,李宅乃是修炼风雷遁时有所感悟,获得了一丝将雷元素融入身体的契机。

    他以前在刚刚修炼引雷决时,也曾经被劈了不知多少次,但都没能将雷电之力融入修为中。

    或许是当时境界不够,又或者是那些雷电威能太少的缘故,总之,李宅这次便是在做大胆的尝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