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睡就睡,谁怕谁(投票投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刺嫩芽字数:2251更新时间:21/08/06 01:29:52
    “什么叫话只说了一半?”李世民眼神灼灼的问道。

    秦寿搓了搓手,悻悻的说道:“我前期和卫国公说了一些关于高句丽的东西.......但是后半句是,高句丽不好打,咱们大唐国力尚弱,能不打最好还是别打。”

    “结果,当时李靖将军走的实在太急,后面的这些话没来得及说。”

    “你......”李世民的气的脸色发紫。

    他的眼睛里面冒火,气的想骂人。

    半晌

    李世民咬着牙槽看着秦寿说道:“现在大唐的众位大军陷在高句丽的战争泥潭之中,事关国运,这事儿要是解决不好,你也到辽东去!”

    长孙无忌和魏征俩人站在一边都没有说话。

    这事儿按理说,的确不能怪秦寿,但是现实情况却是与他有关。

    “陛下,这真的不能怪我啊.....”秦寿闻言脸都绿了。

    去高句丽?

    这不扯嘛!

    真是服了,这事儿能怪我干嘛?

    长安多好,自己何苦去高句丽那鬼地方受罪?

    天寒地冻不说,玲儿和裴晚吟怎么办?

    “这是李靖将军写回来的信,你自己看看......”

    李世民气得将李靖的的信直接扔到了秦寿的面前。

    “......”秦寿脸色发苦。

    秦寿揪了揪头发,一脸的难受,只能撑开信,开始看了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不由气不打一处来。

    我擦!

    李靖这老东西竟然点名让自己去?

    这特么简直不当人,自己哪里得罪你了?

    秦寿顿时就不乐意了,“陛下,这事儿真的不能怪我,当初李靖说自己家的儿孙不争气,这才扯到高句丽的话题的。”

    嗯?

    李世民的眼神一愣,“这中间还隐藏着什么?”

    “你把当日卫国公和谈的再讲讲与我听听。”

    看着李世民喷火的目光,秦寿硬着头皮说道:“其实当日也没有聊什么.......”

    既然说漏嘴了,索性将当日说的一些东西讲了出来。

    秦寿心道:对不住了,李靖将军。

    死道友不死贫道,你功劳大,这锅还是你背比较合适。

    再说这事儿当时又不是只有俩人在场,皇帝想问自然能问的出来,

    李世民:“......”

    “嘎吱吱!”

    这是李世民牙齿的声音。

    好啊!

    好你个李靖!

    我说你为什么这么着急想要打高句丽,原来其中还有私心,想着让子孙们镀金啊!

    李世民眼神之中闪烁危险的信号。

    回想当日李靖那正义凌然的模样多么的令人振奋? 今日就有多么的恶心、气愤。

    云瑞看着李世民? 小心脏猛地跳了一下,捅了捅秦寿? 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

    秦寿怔了一下? 也连忙跟着往后撤了一步。

    “嘭!”

    果然,李世民的手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酒壶茶壶猛然跳起,落在地上。

    溅了长孙无忌、魏征俩人一身。

    “......”

    长孙无忌、魏征俩人正在想事情

    陡然之间的变故? 让俩人神色猛的一僵。

    李世民看没看俩人? 而是面色阴郁的看了秦寿一眼。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静,令人压抑。

    秦寿也低下头不说话,眼睛不由看向李靖的信。

    路遇风雪?粮草和援兵无法送达?

    这事儿......

    秦寿凝眉看向窗外,窗外洁白的积雪银光耀眼? 他不禁猛地一派大腿道:“岳父? 是不是只要解决了粮草的问题?”

    嗯?

    李世民猛然抬头看向秦寿,“啥意思,你有办法运送粮草?”

    粮草

    打仗最麻烦的就是粮草,好天气的时候,人吃马嚼都消耗极多? 一遇到暴风雪,那更是难上加难? 折损消耗是平时的几倍几十倍不止。

    再加上大唐国库之中本就缺钱粮,再加上兴科举让一些门阀贵族怨言颇大? 粮草筹措也难。

    如此,两方面的原因? 如果不能解决的话? 那就只能撤军了!

    “寿儿? 这可不是在说笑啊”

    李世民眼神闪烁,语气有些急促的说道。

    大唐对于高句丽朝廷其实早就想征伐了,但是征伐高句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特别是冬天的时候,要是那么容易能够运送到辽东,这意义可太大了。

    “陛下,您这身体,不能太激动!”

    秦寿有些无语。

    “岳父,其实,越是冰天雪地,这事儿反而没有想象的中的那么难。”

    众人一愣。

    嗯?

    玩呢?

    冰天雪地的运送粮草反而要简单?

    你现在竟然说十分的简单?

    秦寿看着几人,不由说道:“走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去给你们看个东西.......”

    “那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快点走.....”

    李世民催促道。

    ......

    就在李世民跟着秦寿走出酒楼的时候,一个人来到了为魏征府上。

    房玄龄。

    “魏夫人,魏征今日不在吗?”

    “郎君今日进宫了,房相你是贵人啊,怎么有时间来此?”裴氏笑着问道。

    “小儿不日即将大婚,一方面是过来送喜帖,另一方面听说夫人的侄女和秦寿公子.....犬子之事还多亏了秦寿,所以到时候也请夫人和侄女一同前去。”

    裴氏幽幽的叹了口气:“房相客气了,晚吟的事儿现在还没有定论,高阳公主那边都还没有说什么,我们倒是着急不得。”

    房玄龄则是笑着说道:“魏夫人不用担心,依我之见,秦寿这人的心性必然不会慢待侄女,早早晚晚的事。”

    “这是给侄女的一点见面礼,不成敬意。”

    房玄龄让下人拿过来两个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裴氏见状脸色一下子变了,豁然站起身,行了一礼道:“房相,这是干嘛?万不能如此!”

    “这......”

    见裴氏实在不收,房玄龄长叹了一声:“朝中都说魏征身后就有一个聪明、贤惠的好女人,如今看来,果真如此啊!”

    房玄龄不由多看了裴氏几眼。

    啧啧啧......

    大唐群臣之中哪个不是三妻四妾,而魏征却只有裴氏一个夫人,这点就非常难得了,从另一方来说也是裴氏御夫有方。

    自己倒也只有一个老婆,但是和人家一比,味道可就云泥之别了。

    看看人家老婆,长的,多俊,多润......

    大方、有礼,一言一行都透露着贤妻良母,虽然清贫、淡泊但宁静啊!

    这岂不正是自己一直追求的生活?

    ......

    ps:最后的一点剧情,大家不要乱想啊!